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真龙 > 第227章 论剑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直到急诊室那边,秦尧才缓缓落座在旁边医生办公室的沙发上。得到的好消息是老院长川岛喜一抢救了回来,虽然失血过多,但输血之后生命体征渐渐恢复正常。

    宇文述学和宇文星海他们也知道了大体的情况,特别是关于魔冢和怨童的消息,大为惊讶。

    不一会儿,川岛健仁的尸体被找?#21073;?#26174;然是被愤怒之主搞死的。秦尧要求大家暂时不要对川岛喜一讲这件事,假如老头?#26377;?#36807;来的话,就暂时说他儿?#28216;?#32618;潜逃了,免?#32654;?#22836;儿在这么孱弱的状态下再晕过去。

    “你对这个倭国老头儿还挺关心的。”宇文述学和姚秦一样是个小愤青,相当?#31181;?#20525;国。

    秦尧:“嗯,虽然他爷爷和他儿子都特妈不是东西,但老头儿本人不坏。评价得实事求是,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要不是川岛喜一盖了这座医院,怨童早就在龙?#28508;?#22320;跑了。”

    “还有这个也给你找来了。”姚秦把龙阳破魔剑的剑鞘——也就是拐杖的竹竿捡了回来,旋拧在长剑上,于是又成了一个黑褐色的手杖。“你年纪轻轻的,拿着这玩意儿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

    秦尧咧嘴笑了笑:“我这不是秦太虚嘛,路都走不稳了,?#36824;照然?#30495;站不起来。”

    简直是他的标配。

    “那个小樱呢?”

    姚秦:“孩子没异常了,但是吓得不行,正被她的爸妈带着呢。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真相,真怕把孩子一家吓坏,所以暂时没打?#20102;?#20204;。”

    秦尧点了点头,心道暂时这么安排吧。等川岛喜一醒过来,搞清楚了怨童的?#25269;手?#21518;再做处理决定。

    “你呢?”秦尧又看了看?#37117;?#24378;,笑道,“你来得可真及时。要是没有你那骚呼呼的咒法,愤怒之主当?#26412;?#25293;死我了,那时候我刚?#26454;?#33073;力。”

    ?#37117;?#24378;乐呵呵一笑,?#19968;?#30524;极其妩媚:“已经很惭愧了啊,效果竟然这么差。虽然愤怒之主是个大高手,但我觉得至少应该让牠多亢奋一段时间才?#38405;亍!?br />
    秦尧:“估计是因为牠的鸡儿被我给打掉了,导致你的咒法威力严重降低。”

    姚秦很不以为然:“真猥琐,你是不是跟牠那地方杠上了??#30475;?#37117;炸掉牠的那个地?#21073;?#36825;仇结大了……你们男人不都很在意那个吗。”

    秦尧:“废话,要是给你炸成飞机场,你不拼命啊。”

    姚秦:“我无所谓?#21073;?#26377;好吃的就行。”

    还别说,大眼?#35753;?#35828;的竟然应该是真的,因为秦尧连一点怒之念力都没收到。看来那令人艳羡的身材长在她身上真的浪费了,两团软绵绵在她眼中估计还没两个棉花糖值钱。

    ?#37117;?#24378;:?#30333;?#20043;你没事就好,而且你的实力比上次明显增强了不少,这下我更?#34892;?#24515;了。赶紧休息,明天咱们?#25237;?#36523;。”

    秦尧摇头,表示一天的休息够呛能恢复过来。以?#25226;?#23376;疼一?#25991;艸中?#22909;几天,这次比以前疼得更狠。这古怪的龙阳破魔剑,一会儿等川岛喜一醒了,还真得好好问问剑的情况。

    ……

    川岛喜一醒来并且能开口说话,已经是早餐时间。常人肯定没这么强的恢复能力,可他毕竟是遗族。

    只不过现在他的状态,和“强大”二字真的联系不上了。老脸上多了好多褶子,原?#20928;?#30333;的头发也变成了彻底的银白,眼神?#19981;?#27978;了许多,确实?#36335;?#19968;瞬间老化了十岁。

    唯一还不错的是心态,或许他早就有这个心理?#24613;浮?br />
    “我的血脉能力下滑很厉害,估计只剩了下等血裔的实力吧。血气瞬间丧失那么多,又用普通人的血液来补充,而身体机能老化也导?#20262;?#36523;遗族血气的补充难之又难。”川岛喜一说这话的时候没有?#20130;?#38590;过,或许人到了这个年龄,好多事情都看淡了,“不过已经非常?#20197;?#20102;啊,竟然能活下来,这也是我以前没有选择直接破?#30340;?#20898;的原因。”

    这种做法,运气好了就是现在这样,运气不好可能已经死在放血的那一刻了。

    所以他一开始就抱有?#30007;?#24515;理,觉得就算医院那栋楼倒塌之后导致七星阵出现缺漏,但只要愤怒之主不找上门来,自己也就不用拼着死亡的危险去毁掉魔冢,不如等魔冢自动消亡。

    直到愤怒之主出现了,他才不得不选择这个冒险的决定。

    宇文星海不像侄女那么愤青,病床前点头道:“非常?#34892;?#24029;岛先生做出的牺牲,使得龙城免遭愤怒之主更大的祸害。”

    川岛喜一:“这是我川岛家做的错事,自然需要川岛家的人来弥补,这是职责。”

    说到这里,川岛喜一向病床边看了看,摇头叹道:“健仁呢,是不是已经遭到毒手了。”

    一群人都沉默。

    大家原本商量好了,不把川岛健仁死去的消息告诉他,哪知道老头子自己猜到了。

    看到大家小小尴尬的表情,川岛喜一也似乎得到了答案,神色又似乎黯淡了一些,但却又似乎有基本的承受能力:“我对他多次讲过,与恶魔合作无异于自掘坟墓,不听啊。”

    老头儿的情绪又失落了好久,这才渐渐有了点心情,说:?#30333;?#20043;现在了断了愤怒之主这桩心事,其余几座医院的七星阵也都已经稳固,我的心愿也就了断了。?#38498;?#21040;处走走散散心,至于这医院……我想要捐给龙城官?#21073;?#36825;样我们川岛家和华夏方面的仇隙就算彻底了断了,因为川岛家也就我一个人了。”

    这就比较想得开了,挺好。

    只不过川岛家族的人丁竟然这么稀薄,也是让秦尧有点意外的,毕竟是培养出真裔强者的遗族家族啊。

    而姚秦和宇文述学则暗戳戳地猜想,是不是坏事儿做多了,才让川岛大佐子孙零落,最后彻底断了后,不是常说“人在做天在看”嘛。这不,整个川岛家族上无老、下无小,就剩下川岛喜一这老头儿活着,还是个?#25512;?#20027;义者兼赎罪者。

    秦尧:“那您说的其他那些医院,确保不会再出事了吗?”

    川岛喜一:“确保。只要72年的自动苏醒时间没有出事,再往后也就无所谓了。”

    那就好。

    随后秦尧忍住没问龙阳破魔剑的事情,因为他总怀疑这剑是不是跟自己的龙族身份有关,可这个问题又不能告诉?#37117;?#24378;和宇文星海这样的。

    直到众人都到病房外,房间里就剩下了秦尧和川岛喜一两人,他这才晃了?#38382;种?#30340;拐杖长剑:“老爷子,那这把剑呢?我刚才也用了,似乎没变老啊。”

    川岛喜一点头:“我刚才也在好奇这一点。这把剑原本不会有意外,在我之前,我的爷爷、?#30422;?#37117;曾使用过,毫无例外?#30475;?#37117;苍老了不少。期间外姓高手也曾向我?#30422;?#20511;用过一次,结果也是一样的。但是在你手里,第一次出现了意外——你现在一点反应都没?#26032;穡俊?br />
    “有,腰子都软了,肾阳被抽了个干干净净。”

    川岛喜一又是一愣,这更是?#28216;?#20986;现过的情况。“我们使用龙阳破魔剑,说到底丧失的都是肉身的能量,导致身体机能过分透支、严重下滑;你这种情况也太特殊了,为?#35009;?#21482;汲取你的阳气,而却对肉身没有?#20130;痢?#31561;一下,这剑本名就叫做‘龙阳’,难道说它原本的功能,就是吸收阳气才能发挥最佳效力吗。”

    老头子对华夏的文化非常了解,加之本就是医学界的人物,对于医家阴阳之类的东西了解不少。

    秦尧心道,难道我才是正确打开龙阳破魔剑的那位?

    川岛喜一:“另外今天?#39029;?#27425;打开龙阳破魔剑的时候,第一次出现了这剑想要脱手的迹象,?#36335;?#27515;物变成了活物,想要挣脱我的掌控。现在看来,难道说它更希望跟着你这个新主人吗。”

    这样就更玄乎了。

    “你这把剑,究竟是怎么?#32654;?#30340;?”秦尧好奇。川岛喜一说了,这剑以前来自于华夏,但没说具体的来历。

    川岛喜一表示,这是他爷爷川岛大佐?#21482;?#30340;那些年,抓?#35835;隕被?#22799;遗族的时候,从一个遗族高手的?#31181;谢?#24471;的。而那个遗族是个闲散的江湖遗族,没?#35009;疵排?#19990;家传?#26657;?#25152;以这把剑更早的来历就不好说了。

    只不过那个被杀的遗族曾说,他找到这把剑的时候,附带着一份简单的记载,说这把剑来自上古龙族。当时大家谁信这个,龙族早就灭绝不知?#30422;?#24180;了,所以也无人相?#25319;?br />
    秦尧心中暗暗一惊,心道自己猜得还真不算离谱,竟真的跟龙族有关。这个消息要尽量回避过去,免得别人起疑心。于是他随便找了个话题转移了过去,便向川岛喜一道别。

    回去之后,秦尧便去林教授那里申请?#24187;?#22270;?#20898;?#20808;稳稳自己的肾气再说,太疼了。而且随着时间拉长,眼圈儿的黑色又明显了好多。以至于林教授还得给他绘制一个护眼的小图?#20898;?#20813;得黑色素沉积导致永久性熊猫眼。

    好悲剧啊。

    给他腰间绘制了一边一个小图?#20898;?#20854;实也只是聊胜于无。身体的严重亏伐,很难说两个图腾就给你?#39759;?#20102;,?#24187;?#20799;。

    林教授取走了画?#21097;?#32972;影婀?#21462;?#19981;知她是不是对两人的关系想开了点,反正今天穿得比以往?#29992;?#20102;一些,一件粉红色的?#20102;?#23478;居服,白皙的小脚儿踩着一双薄薄漏脚趾的?#38386;?br />
    但秦尧恐惧地发现,哪怕看到林教授这?#21019;?#25140;,自己竟?#32531;?#26080;想法儿。完了,这次肾虚地实在太过分了。

    “要是连男人的本能都保不住了,那我要这宝剑有何用,我有那棍棍又如何……”秦尧下定决心,?#38498;?#36825;剑必须慎用,?#35009;?#30772;魔剑,就是把破剑。

    (本章完)—pp—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打开/关闭
深圳风采走势
足球总进球预测 飞艇与赛车骗局 澳门豪赌输39亿元是谁 11先5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遗漏查询 江苏快三500期开奖走势图 彩票销售工作转变总结 体彩五地走势图带连线 中湖北30选5大奖 澳洲幸运5五位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网 排列3和值100期 北京快3官网投注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彩吧助手 3d彩票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