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其他类型 > 我又叒叕嫁人了 > 第73章 魔君娇妻是白甜小鲛人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郁周浑身上下都被无形的丝线给缠绕着。

    一条湿热的軟舌在他嘴里狂肆的搅颤和扫荡着, 视线因为强烈的窒息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舌尖忽然被亓昱给咬了一口,尖锐的疼痛险些让郁周叫出声。

    但因为嘴巴被对方的唇舌给死死堵着,最后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又由于是在水下, 于是连那点微弱的, 有几近于无。

    身后是水底,身上是一具沉甸甸如同山峦的?#34892;?#36523;体, 郁周眼眶里有泪水涌出来, 可周围都是水,他的眼泪就算从眼角滑落, 也不会被身上的男人看到。

    男人黑瞳深邃, 里面一丝一毫的光都?#31080;?#26080;尽的黑暗给吞噬了。

    他紧扣郁周的脖子, 不给对方?#39759;?#36867;脱的机会。

    两人唇舌勾缠, 郁周舌头涌出的鲜血, 被亓昱给一点点呑食进体內。

    当分开时, ?#24515;?#20040;一两抹血丝从郁周嘴角逸散到水中, 然后立刻随着水波飘荡开。

    两人在水?#24515;?#26395;彼此, 郁周一张脸上布满震惊、诧异,难以置信, 也要难过和悲伤, 更似乎隐隐有丝自责。

    自责?

    因为背叛他, 所以产生了自责吗?

    亓昱嘴角扯了扯, 原本扣着郁周后脑勺的手, 缓?#21644;?#19979;移到郁周脖子上。

    鲛人脖子修长而纤细, 一只手就能完完全全握住。

    亓昱?#31181;?#32531;慢?#31456;? 看到鲛人眼瞳里浮出惊恐和害怕。

    他想他那么爱这个人,以前怕地上的石头草划伤鲛人的脚,在外面都舍不得让鲛人走在地上,而是他一直抱着他。

    虽然说一开始娶鲛人时的初心是为了得到鲛人身体里?#24378;?#24515;脏,但在他动手剜鲛人心脏之前,他就已经爱上了鲛人。

    在鲛人背叛他之前,亓昱扪心自问,他?#28216;?#20570;过?#39759;?#20260;害鲛人的事。

    那天魔宫被攻击,鲛人尸体浮在水面上,那一刻亓昱就和自己说,他放弃了,他的魂魄损伤就损伤,那一点损伤,?#32469;?#40091;人,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可跟着发生了?#35009;矗?#20182;发誓要守护保护好的鲛人,背叛了他。

    无论是当?#34987;?#26159;现在,亓昱都想过,?#28909;?#40091;人失去记忆,忘记了他,又恨他恨成这样。

    不如就杀了鲛人好了。

    然而亓昱还是下不了手,鲛人皮肤嫩,稍用点力,就能在他嫩白的皮肤上留下痕迹。

    亓昱松开?#31181;福?#40091;人那截纤细的脖子上,五个清晰的指印。

    ?#31181;?#25764;开的同时,亓昱也抽走了束缚着郁周身体的丝线。

    那些丝线一撤,鲛人身下巨大的红尾就摆动起来,鱼尾朝亓昱身体拍打过去。

    明知道打不过亓昱,这个行为分明只会更加激怒对方。

    但情急之下,郁周想停止这个动作,身体不听他的使唤。

    鱼?#35009;?#26377;没有拍到亓昱,亓昱扣着鲛人的腰,轻轻那么一按。

    他和鲛人缠.绵过许多次,鲛人身上的敏感点,甚至亓昱比鲛人自己还要明白。

    他掌心那么一摁,鲛人身体自己就軟了下去。

    抱着身体发軟的鲛人从水里浮出去。

    将人抵到岸边。

    以前他怜惜鲛人,但现在亓昱觉得没必要了。

    他的怜惜,对方根本不领情。

    一把?#22581;?#40091;人身上的红衫,亓昱俯身上去。

    咬着鲛人的红唇在嘴里吮.吸,亓昱把郁周两只胳膊用?#22581;?#30340;衣衫给绑起来,将人往水面上抬了抬。

    鲛人身下还是鱼尾状,亓昱?#35009;?#24378;行让郁周把鱼尾变成人类的腿。

    鱼尾也有鱼尾的?#20040;Α?br />
    说起来曾经郁周还被某只魔狐给動过。

    亓昱一想到这个,眼底的怒气遮都遮不住。

    郁周不知道亓昱为?#35009;?#24594;火更加大了,在他嘴里翻搅的舌头,似乎快抵到他的喉咙。

    呕吐感忽然强烈,郁周想?#25314;?#21487;嘴被男人的唇舌给堵着,没法吐出?#39759;?#19996;西。

    鱼尾在水中激烈挣扎?#26657;?#24573;然停止不動了,突如其来的恐?#26469;ジ校?#20196;郁周头皮发麻

    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在这里,他流着眼泪向亓昱求?#27169;?#20115;昱仍旧不为所?#21360;?br />
    鲛人那里疼得几乎无法呼吸,亓昱这边?#35009;?#22810;好受。

    被深爱的人伤害的疼,那疼不只在他身体上,也在他心里。

    像是每时每刻,都有把锐利的刀在一刀刀切割他的心脏。

    情之一字,原来是这样。

    原来情殇是这样的。

    枉他曾为魔界之主,以为自己多强大多无?#26657;?#21364;还是深深败在了情这个字上面。

    鲛人跌到亓昱怀里,喘息声快盖过哭泣声。

    他的求饶声断断续续:"疼……我好疼,我错了,你原谅我,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那么……爱我,我以为……"

    以为你不会因为救我,自毁魂魄。

    后面那句话郁周疼得说不出来。

    泪水断了线一样,滑出眼眶,滴落到亓昱肩膀上。

    那些泪水忽然变得滚烫起来。

    亓昱心軟了。

    不是没有征兆,从他刚才的松手那会开始,就已经注定,面前这个人是他的情劫。

    还是此生都度不过去的情劫。

    疼痛感忽然消失,鲛人眼里还在落泪,却像是无法相信。

    到结束时,郁周是从系统那里知道的时间,整整五天。

    郁周整个下半身都像没了知觉,脚落到地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被亓昱抱在怀里,男人说要带他回鲛人族,履行他曾经给过郁周的诺言。

    行程中两人基本很少说话,不管前面交缠地再深,?#34892;?#20107;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鲛人族那边虽不同人界还有魔族有过多的接触,但魔宫被毁这?#25314;?#36824;是在不久后知道了。

    更是多方打听之下,得知魔尊为了救郁周,而自毁了魂魄。

    至于郁周的消息,则意外的没有打听到。

    鲛人派出族人前去寻找郁周的踪迹,在这期间,整个鲛人族上上下下,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悲伤。

    可以说鲛人小王子是整个鲛人族都宠爱的存在,大家当初觉得鲛人能够和魔君在一起,以魔君实力,定能护小王子一生平安。

    然而事实却出乎众人预料,似乎半年时间未到,魔宫遭遇重创。

    如今小鲛人更是下落?#24187;鰨?#29983;死未知。

    王后好几日都是以泪洗面,伤心欲绝。

    但就在这天,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王宫外来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王后听底下人来禀报说是魔君同郁周一同来了。

    不日前,才听到说他们出事的消息,如今二人一起出现,王后险些认为是自己做的一场美梦。

    带到匆匆走出寝宫,见到幼子和他的夫君,王后再次流泪,这次是?#24067;?#32780;泣。

    王后?#28044;?#25600;扶着她的人,快步走向自己最是疼爱的幼子面前。

    王后颤抖着手抚摸爱子的脸,湿润的眼睛里全是浓浓的怜爱的。

    "倾枫,你没事就好,母后好担心你。"王后一把将郁周给搂进怀里,抱着自?#27721;?#23376;又落了两行泪。

    郁周身体僵了僵,抱着他的女人,身上浓烈的悲伤感染到郁周,他回报王后。

    出于一种下意识的行为,郁周轻轻喊道:"母后!"

    "乖孩子,快随为娘进去。"王后拉着郁周的手,这?#34987;?#24182;未发现郁周身上有?#35009;?#24322;常,王后转过头看向旁边站着亓昱。

    "多谢君上护送我儿,您也请进。"

    王后抹去脸上的泪水,同亓昱微笑说道。

    几人随后往王宫里走,其他鲛人知道郁周回来了,纷纷出来迎接他们的小王子。

    鲛人兄长此时也在宫里,?#33162;?#20986;来,看到完好无损的郁周,脸上不由自主浮出微笑。

    当兄长走到郁周面前,与郁周说话时,郁周满目的茫然和陌生,让兄长察觉出了异常。

    像是郁周将他给忘记了似的。

    "君上,我弟弟这是?"兄长立刻询问起来。

    郁周回过头看了亓昱一眼,眼帘随?#21019;?#20102;下去,嘴角直?#29992;?#32039;。

    "先前发生了一点小?#25314;?#26159;我保护不周,让倾枫受伤失去了过往的记忆,此次同他回族里,也是希望能够?#19968;?#19968;些记忆。"

    省略了最受伤的缘由没说,亓昱只说是自己的问题。

    "失去记忆?"兄长难以置信,和他母后目光对视一番,眼睛重回郁周那里。

    "小弟,你真一点不记得哥哥了?那母后……"兄长猛地止住声音。

    王后看着自己手里抓着的纤细的手,这手看着似乎比先前离开?#34987;?#32454;了点,王后眼眶又红了。

    "我可怜的孩子。"

    进了殿里,王后即刻问郁周和亓昱饿不饿,她让人拿食物上来。

    亓昱只道他不饿,郁周看王后瞧他的视线慈爱温柔到了极点,似乎要若是摇头,离开会伤了王后的心。

    郁周轻轻点头,道自己有点饿。

    王后顿时面上笑容加深,立马唤婢女下去?#24613;?#21507;的。

    王后和郁周坐在一起,王后的手就没松开过郁周的。

    底下亓昱和兄长坐同一侧。

    兄长忽然提?#35282;?#20123;天有消息说魔宫出了?#25314;?#29616;下亓昱和郁周意外来了,除了郁周失忆这个?#25314;?#20284;乎看不出?#35009;?#21035;的异常了。

    这个疑惑不只兄长心里有,王后那里同样也是。

    总不至于底下的人胡乱编造谎言,欺骗他们。

    正好亓昱坐旁边,兄长把那些疑问问了出来。

    得到的回答,竟是魔宫真的被毁了。

    "那君上您……"兄长想问亓昱有没有真的自毁魔丹。

    亓昱摇头,道那都是障眼法,不过是为了骗过那些入侵者而已。

    至于说魔宫被毁这?#25314;?#23567;小一个宫殿,他?#32617;?#20462;便?#23567;?br />
    ?#32469;?#23467;殿的毁灭,还是鲛人更重要。

    "此番真是多谢君上了。"兄长代郁周再次?#34892;?#36947;。

    "不用,倾枫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保护他是我的职责。"

    兄长见亓昱说到郁周时,话语里用的是‘我’,心下更加的放心。

    说起来,当时郁周要嫁给亓昱这名魔君时,兄长是持反对意见的,魔族向来与其他族都不怎?#21767;缓茫?#20804;长怕郁周嫁过去,将来出了?#35009;詞拢?#21487;能会受到波及。

    如今看魔君这般维护郁周,兄长隐约里有预?#26657;?#39764;宫那里发生的争乱,可能不完全是像魔君嘴里说的这么简单。

    但?#28909;?#23545;方要隐瞒,兄长也是个聪明人,知道?#34892;?#20107;不能问太多。

    遂把话题给引来,问二人这次回来,打算住多久。

    亓昱说看郁周的意?#36857;?#37057;周想住久点,就住久点。

    婢女把小零食给端了上来,就放到郁周手边。

    手边还有点拘束,王后拿了条小鱼干投喂到郁周嘴边,满目的慈爱,郁周张开嘴,把鱼干给吃了进去。

    注意到那边亓昱在看他,郁周瞥去了一眼,随后收回视线,似乎在躲着亓昱。

    这番小动作正好让他兄长看到了,兄长倒是未想那么多,可能夫夫两有点?#35009;?#23567;矛盾,看亓昱瞧郁周的眼神,分明是缱绻深情。

    夫夫间有?#35009;詞拢?#24202;头吵架床尾和。

    王后这些天为了郁周的?#25314;?#35273;?#35009;?#30561;过几次,如今亲眼看到郁周平安,心一下放了下去,疲惫感跟着上来。

    虽是失去了记忆,但小鲛人的身体本能在这里,特别亲近王后,王后让兄长照?#35828;?#24351;还有魔君,她到后面休憩。

    兄长领夫夫两到郁周的寝殿,郁周虽外嫁,寝殿依旧给他保留着,里面更是每日都有人打理。

    一切和郁周出嫁之前,都没有多少区别。

    派来的婢女也是曾经服侍过郁周的。

    兄长耐心且细致地给郁周说起他房屋里的每件物品,每件物品后面都似有个小故事。

    跟在一旁的亓昱没有出声,从郁周兄长嘴里,知道了更多关于郁周的过往。

    兄长问郁周能不能记起一点?#35009;矗?#37057;周摇头又点头。

    说记不起来,可看着这些会觉得熟悉。

    兄长揉揉郁周头顶:"没?#25314;?#24930;慢来,实在记不起来?#35009;?#26377;关系,不管发生过?#35009;詞拢?#20320;都是你,是我们最爱的那个人。"

    "对不起。"郁周小声地道?#28014;?br />
    "只要你好好的,我和大家就都放心了。"

    "嗯。"

    屋外有人过来找大王子,兄长让两人在屋里歇息,他先出去一趟。

    等兄长一走,寝殿里就剩下郁周和亓昱两个人。

    刚才还有的那份温馨和温暖,随着兄长的离去,被一并给强行带走。

    郁周和亓昱看着彼此,很长一段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25484;?#21464;得窒息而沉?#30130;?#22312;终于快忍不住的时候,郁周?#33073;?#30528;眼睛。

    "对不起,我会试着去……?#19981;?#20320;的。"

    "以前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会那样。"

    "那天,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不?#19981;?#25105;,所以才和龙族的人联手。"

    "谢谢你没有把这事和我母后他们说。"

    郁周没敢抬眼,怕对上亓昱冷彻的黑眸,他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等到这些埋在心底数天的话终于说出来之后,郁周整个人都呼了一口长气。

    对面没有回应,仿佛没听到郁周这些肺腑一般,郁周小心翼翼抬起头,和男人深暗的眼睛对上,他心砰砰砰就?#24444;?#36339;个不停。

    "我不怪你。"

    "或许这都是命运的安排。"

    如果不是命运,那该怎?#21767;?#37322;如今发生的这些重重。

    亓昱来到郁周面前,他右手往前身,掌心赫然出现三个郁周以前都没见过的物品。

    每个物品都散发着不同的味道,却隐隐都是药味

    这些好像是药材。

    "有件?#25314;?#25105;仔细考虑过,决定告诉你。"亓昱把那三味药引放到了

    (本章完) du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