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贵妾之女 > 第79章 小李氏只觉得浑身发冷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go]    凤妍向来是个掐尖抢上, 又?#34892;?#23574;酸的性子。身为幼女,被安王世子和小李氏夫妻两个当做掌上明珠一般的捧着长大的。平日里欺负庶出的姐妹也就算了,就连亲姐姐凤娇, 也?#27704;?#19981;放在她的眼睛里。盖因她也影影?#22825;?#22320;听乳母提起过, 凤娇出生的月份?#34892;?#20010;不大对,因此在外行走被许多人背地里看不上。

    凤妍也就看不上姐姐了, 只觉得自己才是父母跟前的第一人。

    此时却听小李氏说, 给凤娇寻了门比靖国公还要强出一座山的亲事,漂亮中带了些锋芒的眼睛里就闪过了一丝不甘。比国公府还强出山的, 还能有?#35009;?#38376;第?

    她咬着嘴唇。

    她与凤娇是宗室女, 亲王府郡王府中的少年那都是堂兄弟, 绝不可能。有爵位的人家之中, 国公府第已经是最高。那么……

    凤妍用自己并不大聪明的脑袋想了想, 京城里面能叫她母亲看中, 门第又高出靖国公府的, 无非就是那几位长公主或是公主府中的了。

    她嫉妒地看着凤娇, 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母亲可真是疼爱姐姐呢。”

    小李氏爱怜地将凤妍搂在怀里, “你们姐弟三个, 生来就流着尊贵的血。你们的亲事, 我都看在眼里, 早有了打算。”

    这三个孩子就是她的命。虽说她顶着世子妃的名头儿, 可王府里的人都知道, 王妃娘娘并不?#19981;?#22905;。既不叫她教养前头世子妃留下的凤离, 也不肯将王府中馈交给她,只叫她管着自己住的这个小院子里的事情。

    放眼整个儿京城,哪家王府的世子妃做的像她这样的憋屈?

    小李氏觉得,她的婆婆安王妃,之所以?#27704;?#37117;看不起自己,还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当初,她只是出身于侯府二房,还是个庶女,这样的出身,在婆婆看来,是卑贱的,不够高贵,没资格做安王世子妃。

    婆婆的眼里,只有从小就作为侯府嫡女被教养的堂姐而已。

    出身她没法子改,那她就要把自己的儿女都捧起来,叫他们嫁娶最好的人家儿,叫王府?#26657;?#35841;也不能再小看自己!

    她给凤娇选中的,是大公主的幼子,皇帝陛下的亲外孙。

    大公主虽是皇帝长女,但同先帝那些彪悍的公主相比,那简直是温婉到了极点,为人也十分低调。她下降东平侯薛宁,膝下共有三子。小李氏看中的,便是大公主最小的儿子薛凊了。

    “如何?”小李氏对自己的眼光感到十分的满意,娇媚的脸上颇?#34892;?#24471;色,“论起来,薛三公子也是你们的表兄。这表兄妹做亲,亲上加亲呢。”

    按说,凤娇不过十三岁的年纪,尚未及笄。只是小李氏早早就看中了薛家,生怕下手晚了薛凊别人捷足先登了。

    她甚至能够肯定,只要她提出这个人来,便是公婆两个,?#35009;?#30340;挑剔的。

    “?#35009;矗 ?#20964;娇已经惊呼了出来。就连方才还在嫉妒姐姐的凤妍,也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小李氏嗔怪道:“喊?#35009;矗?#20320;一个姑娘,得稳重些才好。亲事这样的话,哪里是你听的呢。”

    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吓的,凤娇柔弱的身子都发了抖,颤声道:“母亲莫非不知道,薛三他……他身子骨不好?”

    大公主生薛三的时候,正赶上有个丫鬟在东平侯跟前作妖,因此动了气,以至于薛凊早产。后来虽?#30340;?#20010;丫鬟被杖毙了,然薛凊的身子?#21019;?#23567;就病弱,要不是有个公主做亲娘,拿着皇宫里头的内药房当自家的,薛凊能不能长大还是个另说。

    饶是这样,薛凊那身子骨儿,也比一般的闺阁少女还要弱上几分,风吹吹就能倒了。如这样的春日里,谁家的公子不是轻衫了?薛凊八成还得穿着小毛儿的衣裳呢。因为病弱,都快到了弱冠之年,薛凊?#35009;?#26377;说亲。

    凤娇只觉得自己都要站不稳了,她的亲娘,竟想要她嫁给个病秧子?

    见她如此情形,小李氏又有?#35009;床幻?#30333;的?

    拉着凤娇叫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慢条斯理地笑着劝她,“甭听外人胡说?#35828;?#30340;。真要是不好,能长到如今的岁数?陛下的亲外孙,打出生就封了轻车都尉呢。虽是限制,也能看出那是被陛下疼爱的晚辈了。不比沈四强?他虽也是国公府出身,将来分了家,就落在了旁支儿,哪里比得上薛家实惠?”

    她絮絮叨叨的,满嘴里夸赞着东平侯府如何富贵,大公主如何温和慈爱。凤娇听在耳朵里,只觉得满心都要苦出黄莲了。她知道姐弟三个人里,要说谁最不得父母心意,那就是她了。可她也?#27704;?#27809;想过,母亲要把她许给个说不定哪天就会病死的人,还要口口声声地是为了她好。

    “东平侯世子的妻子,父亲不过是个三品的官儿,出身有限。到时候你若是进了门,只凭你的出身,压下两个妯娌并不?#36873;!?#20877;有安王府扶持,日后能够由薛凊夺了爵位也说不定。小李氏每每想到这个,只觉得这门亲事千好万好的。

    “不!”凤娇骨子里就?#34892;?#20010;桀骜,“我就是绞了头发出家去,也不嫁个病秧子!”

    说完,掩面哭?#25490;?#20102;。

    “你……你看看,你看看她!”小李氏气得倒仰,指着凤娇的背影对凤妍说道,“你姐姐,就是这么个不懂事的性子!”

    凤妍此时颇?#34892;┬以擲只?#20102;。东平侯府虽然好,?#39759;?#34203;凊自己不成啊,她原先见过一次,病歪歪的,一副命不久长的模样。凤娇要是真的嫁给了他,只怕就是个守活寡的命了。她扶了扶?#19978;?#39675;上插着的红宝石步摇,动作和自得的神色,与小李氏方才一般无二,“不是我说,娘你为姐姐找也算是尽了心了。她还不领情呢,我看啊,她是想着巴结凤离呢。”

    小李氏的脸沉了下来。

    与乖巧听话的凤妍相比,大女儿简?#26412;?#26159;个冤家。年纪越大,越是心里头亲近凤离那个小杂种讨好王妃。叫她只能心里头恨得咬牙切齿,脸上还得做出欣慰状,来说一声兄妹情深的。

    当然,这所谓的兄妹情深,也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凤离,?#27704;匆裁?#26377;理会过凤娇。

    “真是前世修来的冤孽啊!”小李氏捂着?#30446;冢?#38752;在椅子上,描画得?#36214;?#24367;弯的秀眉眉心微蹙,周身说不清的柔弱风情。心里头却在仔细盘算着,凤娇与东平侯府的亲事,要怎么样才能促成。

    她的诸多小动作瞒不过安王妃。听说了凤娇哭着从小李氏院子跑了出去,就算并不如何关心凤娇,到底也是自己孙女,且凤娇不像凤妍那般无脑,平日里也很是孝顺,肯听话。王妃便叫人去问了一下,只听了小李氏的打算,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大公主看着是个面团儿似的人,其实是精明得很。薛凊那身子,她当娘的又不是不知道。盖因前头有高僧给薛凊批命,说是过了二十岁,便无恙了。

    先时薛凊虽弱,却并无性命之忧。只是去年秋天起,着了凉后竟?#34892;?#20010;一病不起了。大公主满京城里?#25250;?#30528;闺秀,想为儿子结亲冲喜。

    这冲喜也有讲究啊。公主的儿子,女方自然不能从街上随便寻个平民家的?#23601;貳?#21487;真若是顶级的勋贵人家,谁家闺女是大风刮来的给个眼瞅着就要不行的人去?那不是浪费么?

    大公主显然?#35009;?#30333;这一点,也并?#21019;?#39640;门勋贵的嫡出女孩儿中来寻——否则,她去哪家公侯府邸提亲,不得叫人着恼?

    过年的时候宫里家宴,大公主还发愁地与安王妃?#30340;兀?#24819;着从哪个四五品文官家里寻个文文静静的正经嫡女来,薛凊?#19981;?#37027;种书香女孩儿。

    安王妃也觉得不错。只是又想着,哪怕是门第稍微低些,真正疼爱孩子的人家,哪个舍得叫孩子去给人冲喜?就算大公主看中了谁,倚强做亲,成亲后小两口能过好日子么?

    况且人家的女孩儿,做?#35009;?#35201;无?#26082;?#20570;冲喜的那个?

    谁?#19978;?#19968;转身,自家这个儿媳妇倒是动了心。

    揉着眉头,只觉得身心都疲惫得很。

    “来人。”

    ?#34892;母?#30340;侍女无声无息地走到了身前躬身。

    安王妃就淡淡地说道,“去与世子妃说,我?#38405;?#21518;就身上发沉,精神愈发短了。前儿出城去上香,大师说我犯了冲,要有人虔心念佛方能消了这冲。想来想去的,只有世子妃最?#40092;省?#21483;她收拾收拾,往后园子里的小佛堂去念经给我消灾吧。”

    “是。”

    小李氏还正自觉满心筹谋地与凤妍说起如?#25991;?#22815;与大公主做成亲家的美梦,就听见了说是安王妃叫她去小佛堂念经,登?#26412;?#20667;眼了。

    凭?#35009;?#21568;?

    当婆婆的犯了冲,就要她去念经消灾?这?#35009;?#36947;理呢?

    “我……”

    传话的侍女低眉顺眼地,“王妃娘娘说,若是世子妃问起为?#35009;矗?#21482;请世子妃想一想做了?#35009;礎!?br />
    做了?#35009;?#21602;?小李氏只觉得浑身发冷,死死咬住了嘴唇。

    她近来都?#40092;?#24471;很,除了为胡姨娘的娘家奔波外,也就是筹划着凤娇的亲事了啊。前者,她都没有敢和丈夫说。后者,只在自己的院子里说过了,还不过几盏茶的功夫,就被王妃知道了么?

    她这院子里,?#35009;?#26102;候这么透风了?"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