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書 > 都市言情 > 我的物理系男友 > 番外二

(四庫書 www.77969927.com)

    ktv包廂里最后的半小時, 孟晚拿著話筒,對著屏幕唱著。

    她已經唱了很久了,嗓子不舒服, 但陸朝清不唱, 為了避免相對無言的尷尬,她只能繼續唱。好在,想到今晚結束后她就再也不必做這個兼職, 孟晚心里還是有些慰藉的。她對生活的要求不高,有地方住有穩定的工資,宋斌……

    大學生清俊的模樣從腦海里一閃而過,孟晚意外地發現,她好像沒那么傷心了。

    也許是宋斌連續的金錢索取早就成了她的負擔,也許是兩人的差距早就讓她做好了分手的準備。

    她心無旁騖地唱起了最后一首歌。

    陸朝清沉默地坐在沙發上。

    他并不是很喜歡聽孟晚唱歌, 或者說,他本身對音樂就沒有興趣,而且, 他不喜歡孟晚身上的陪唱小姐制服, 不喜歡她被屏幕光芒一會兒照成橘紅一會兒照成紫色的化著淡妝的臉。他, 喜歡那雙欲哭未哭的干凈眼睛, 喜歡她白皙清新的身體,喜歡她纏著他。

    半小時結束了。

    孟晚關掉音樂,輕輕地朝他鞠了一躬, 按照程序說:“歡迎下次光臨。”

    陸朝清最后看她一眼,走了。

    孟晚也去換了衣服。

    這個晚上, 孟晚睡得很香,沒有想誰,也沒有夢到誰。

    陸朝清也沒有做夢,但第二天去學校,路上看見一對兒大學生情侶低頭接.吻,陸朝清鬼使神差地又想到了他與孟晚在酒店的那一晚。她的嘴唇很軟,她抓著他的肩膀一聲一聲地哼著,似哭非哭。

    陸朝清發現,他管不住自己的念頭了。

    晚上九點,陸朝清走出小區,再次朝ktv走去。

    到了地方,他跟經理點名要孟晚陪唱。

    經理笑著抱歉:“不好意思,她已經辭職了,我們這里還有其他小姐,先生您……”

    經理沒說完,陸朝清便轉身走了。

    江城的夜晚很冷,陸朝清走出空氣沉悶的ktv,馬路上汽車來來往往,路燈車燈各種店鋪的燈,處處都是人。陸朝清漠然地掃過那些身影,然后他慢慢地意識到,江城是個很大的城市,他可能再也遇不見孟晚了。

    那個女人,好像只是他的一場夢。

    陸朝清用了兩天的時間遺忘這場夢,然后,理智的物理教授又恢復了正常。

    這天中午,同事叫他去校外吃拉面。

    陸朝清跟著去了。

    拉面館就在學校對面,穿過馬路就是,冬天拉面館的生意很好,兩位教授等了會兒才等到一張空桌,桌上還擺著前面客人留下來的兩個空碗。有服務員及時趕過來收拾桌面,陸朝清人雖然在這里,腦海里卻全是物理公式,直到那雙擦桌子的手出現在他的視野。

    那是一雙白凈嬌小的手,手指纖細,指甲蓋是健康的淡粉色。

    前不久,陸朝清才親過這樣一雙手。

    物理公式消失了,陸朝清順著那只手,看向手的主人。

    孟晚認真而快速地擦著桌子,店里客人太多,她根本沒有仔細打量新來的兩位客人。

    桌子擦好了,孟晚端起托盤離開。

    “坐。”同事坐在里面,招呼陸朝清說。

    陸朝清慢慢地坐了下去,視線依然追隨忙碌的孟晚。拉面館的制服是黑褲子白襯衫,還有一條橙黃色的圍裙,簡單干凈。店里有兩個小妹負責端盤子、擦桌子,另一個胖胖的,襯托得孟晚更纖細了。她梳著一條馬尾辮,臉上沒有化妝,眉毛清秀,臉頰白嫩,嘴角帶著禮貌的微笑。

    陸朝清還想再看,面前突然多了一只手,晃來晃去的。

    陸朝清皺眉,看向身邊的同事。

    同事瞅瞅孟晚的方向,嘿嘿笑:“怎么,看上人家了?”

    陸朝清沒有理會。

    十幾分鐘后,客人的拉面好了,孟晚看過單子,用托盤端著兩碗拉面朝訂單座位走去,遠遠的,她就看到了坐在外側的陸朝清。

    孟晚震驚地停在了原地。

    這是她第一次在白天看到他,他似乎很喜歡穿黑色的衣服,那黑色顯得他神色清冷,一雙同樣清冷的眸子毫不掩飾地看著她。

    錯愕、尷尬,最后是周圍的喧嘩拉回了孟晚的理智,她抿抿唇,低頭走過去,然后在男人近距離的注視下,強自鎮定地將兩碗拉面放到客人面前,說聲“兩位慢用”,孟晚便若無其事地離開了。

    可是接下來,孟晚總能感覺到那人的視線,偏偏她又不敢看過去求證。

    終于,那兩人吃完了面,結賬走了。

    孟晚如釋重負,長長地松了口氣。

    z大。

    陸朝清坐在辦公室,人對著電腦,眼里卻是孟晚穿著拉面館制服的樣子。

    他更喜歡拉面館里的她,她笑起來很干凈很溫暖,他覺得很舒服。

    離開拉面館時,陸朝清注意到了玻璃門上的營業時間,早上十點到晚上九點。

    晚上八點半,陸朝清去了拉面館。

    這時拉面館客人很少,孟晚與同事小田坐在一張桌子旁閑聊,以前孟晚需要兼職,八點半就走了,現在不用兼職,她便不用提前離開。

    玻璃門被推開,二女同時看過去,看到高大俊朗的陸朝清,小田眼睛一亮,孟晚目光閃爍,迅速低下頭。

    陸朝清點了一碗拉面,坐在了二女后面的桌子旁。

    孟晚馬上走開了,去后面打掃衛生,雖然這里她已經打掃一遍了。

    陸朝清吃面的時候,孟晚跟老板打聲招呼,提前下班了。陸朝清一天來了兩次,孟晚有點害怕,雖然他看起來不像太壞的人。

    “晚晚。”

    一心提防著店里的客人,孟晚走出拉面館時,根本沒注意到宋斌正迎面走來。聽到前男友的聲音,孟晚抬頭,就見對面的宋斌身穿黑色風衣,手里拿著一束玫瑰花,目光歉疚地望著她。

    宋斌是個很帥氣的大學生,身穿時髦風衣、手拿玫瑰的他,身上再無山里孩子的土氣。

    孟晚再次清晰的認識到,眼前的宋斌,早不是村里那個會為她下水摸魚、上山采花的單純男孩子了。

    她收回視線,徑直從宋斌身旁走過。

    宋斌立即追了上來,與她并肩走,說的無非還是那些道歉、后悔的話。

    路上人多,有些事不好做,到了香樟小區附近,人少了,宋斌才攔在孟晚面前,無奈地問她:“晚晚,我跟她已經斷了,到底要我怎樣做你才肯原諒我?”

    孟晚抬頭,最后一次告訴他:“我們已經分手了,你的事與我無關,以后別再來找我。”

    宋斌愣了愣。

    他記憶中的孟晚,單純又傻,他說什么她都信,就像這次分手,宋斌也根本沒放在心上,以為隔幾天孟晚就會后悔,他說點好聽的她就會原諒他,畢竟孟晚是為了他才來的江城,畢竟他是這邊她唯一的熟人。

    “晚晚,我喜歡你。”宋斌放柔目光,說出曾經對她百試百靈的情話,每次他這么說,她就會紅透臉。

    如今孟晚只覺得厭煩,繞過他要走。

    宋斌急了,一把拉住她胳膊,孟晚剛要掙扎,就聽宋斌說了一句讓她始料未及的話:“晚晚,咱們的事以后再談,上個月我弄壞了舍友的電腦,手機上借了五千塊,馬上就要到還款日期了,你那里有嗎?先幫我墊上,以后我肯定還你。”

    他一手拽著孟晚,一手還拿著玫瑰花。

    孟晚看著那朵玫瑰,終于明白,借錢才是今晚宋斌找她的真正目的,好笑的是,分手了他才提到還錢,以前他根本不會提那個字。

    “我以前借你的,你什么時候還我?”孟晚抬頭,看著他問。

    宋斌臉上掠過一抹尷尬,跟著又露出意外的神情,反問她:“以前不是你主動送我的嗎?”

    孟晚笑了,是啊,以前都是她送他的,是她傻。

    “算了,你走。”孟晚推開他手,扭頭往小區里面走。

    宋斌心底突然冒出一股戾氣!他家里并不富裕,讀書用的都是貸款,是孟晚在ktv的兼職滿足了他這一年的虛榮心,所以雖然他喜歡上了別人,他還是舍不得放棄孟晚,至少在他畢業就職前絕不能放棄。

    現在孟晚不管他了,他的貸款誰來還?五千塊,宋斌可不敢告訴家里。

    看著夜色中孟晚纖細的背影,宋斌咬咬牙,突然加快腳步沖向孟晚。

    孟晚聽到了他的腳步聲,她繃著臉回頭,未料宋斌已經來到了面前,二話不說就抱住了她,低頭要親她。孟晚反應過來,立即劇烈地掙扎,宋斌喘著粗氣,一邊抓她的手一邊自以為深情地哄她:“晚晚,我喜歡你,咱們說好畢業就結婚的……”

    孟晚只覺得惡心,就在她準備喊人的時候,腰間忽然一松,對面的宋斌竟然被人甩了出去,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孟晚錯愕地看向旁邊。

    路燈下,陸朝清面容冷峻,目光嚴厲地盯著地上的宋斌。

    “陸,陸教授?”宋斌讀的是z大物理系,當然認出了本系最年輕的教授。

    “滾。”陸朝清聲音極冷。

    丑事被學校里的教授撞見,宋斌無地自容,看眼孟晚,他狼狽地爬起來,跑了,只剩一朵玫瑰花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陸朝清的視線,從那朵玫瑰花移到了孟晚臉上。

    孟晚驚魂未定,頭發亂了,小臉蒼白。

    “那就是你的男朋友?>>

    ”陸朝清諷刺地問。

    孟晚臉色更差,因為宋斌的行為太可恥,她下意識地解釋:“已經分手了。”她不想被人將她與那樣的人聯系到一起。

    陸朝清心情突然好了起來,看著她問:“所以,你現在是單身?”

    孟晚頓時又陷入了另一種危機中,她防備地看了陸朝清一眼,然后轉移話題:“剛剛謝謝你了。”

    說完,孟晚快步朝小區里面走去。

    陸朝清緊追而上。

    香樟小區環境優雅,處處可見綠樹灌木花叢,但到了行人稀少的晚上,對于一個被男人緊追的獨行女孩來說,這優雅就有些恐怖了。聽著身后男人的腳步聲,孟晚都要哭了,走到一盞路燈下,她鼓起勇氣,回頭問他:“陸先生,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說過,我不提供那種服務。”

    陸朝清聽出了她的害怕,他皺眉,解釋說:“我想讓你做我的女朋友。”

    孟晚已經認定他別有居心了,所以在她聽來,“做女朋友”只是那種關系的另一種說法。

    “我不愿意。”她又怕又生氣地說。

    陸朝清:“為什么?”

    小區里有別的住戶走進來了,是一對兒情侶,孟晚沒那么怕了,一邊跟著那對兒情侶往前走一邊冷著聲音回答陸朝清:“不為什么,反正我不想再見到你,你是教授,為人師表,往后也請你別再糾.纏我。”

    在孟晚心里,z大是個神圣的地方,但最近她才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大學生、教授都是正經人。

    眼看那對兒情侶要進附近的一棟樓了,孟晚迅速掏出手機,給同租的麗姐打電話,讓麗姐下來接她。

    打完電話,孟晚警告身邊的男人:“我朋友馬上下來了,你趕緊走,不然我報警了。”

    陸朝清不懂,認真問:“為什么報警?”

    孟晚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陸朝清默默地回視她,清冷的臉怎么看都不像壞人。

    孟晚有些捉摸不透這個男人了,她咬咬唇,加快了腳步。

    陸朝清腿長,輕輕松松地跟在她旁邊,閑聊似的問:“你住幾棟?”

    孟晚心一突,什么意思,他還要跟蹤到她家門口嗎?

    “與你無關。”孟晚往旁邊避了避。

    陸朝清住在七棟樓,前面就是七棟樓了,他指著那棟樓對她說:“我住這棟,一單元1601室。”

    孟晚瞪大了眼睛!

    她,她也住七棟樓,一單元1602室!原來,她們對面那套一直沒住人的房子,居然是他的?

    孟晚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陸朝清見她呆呆的,看看腕表,主動提議:“我送你到樓下,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她看起來太好欺負了。

    孟晚不想讓他知道兩人住的那么近,可就在她想撒謊隨便挑一棟樓裝裝樣子時,七棟樓一單元的大廳門口,麗姐突然走了出來,看到她與陸朝清站在一起,麗姐意外地問:“晚晚,那是你朋友?”

    孟晚腦袋里亂的很,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丟下陸朝清,她迅速跑到麗姐身邊,挽著麗姐胳膊進了樓。

    陸朝清原地站了幾秒,然后跑了起來。

    孟晚與麗姐已經走進電梯了,看到陸朝清跑進大廳,她焦急地按“關門”按鈕,可往常反應靈敏的電梯門今天似乎出了故障,關得特別慢,然后,陸朝清一手伸出來,即將閉合的電梯門便重新移向兩側。

    孟晚走到電梯角落,扭頭看旁邊的廣告。

    陸朝清瞄了眼樓層,十六樓。

    視線掠過孟晚,他站在了電梯另一側。

    麗姐狐疑地打量二人,奇怪問:“你們到底認識不認識?”

    孟晚馬上搖頭,陸朝清見了,保持沉默。

    十六樓到了,陸朝清沒動,麗姐與孟晚先走了出去,陸朝清隨后跨了出來。

    雙方各自開門進屋。

    麗姐去看電視了,孟晚回了房間,躺在床上,想到糾纏不清的前男友宋斌,還有隔壁明顯還想再與她睡覺的道貌岸然的大學教授,孟晚忽然動了搬家的念頭,或許,她也該嘗試換個工作了,去其他餐廳應聘試試?

    孟晚爬起來,打開她用一千多塊錢買的二手筆記本,招聘信息。

    隔壁,陸朝清很滿意今晚的發現,她沒有男朋友,她就住在他旁邊。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陸朝清不用去學校,然后他用一天的時間,摸清了孟晚的上班規律,知道孟晚每天早上九點出發去拉面館,中午在外面吃,晚上九點下班。他還知道,孟晚有兩個舍友,一個是她的拉面館同事小田,一個是不知道從事什么職業的麗姐。

    周日天陰沉沉的,中午的時候,下雪了,雨夾雪。

    晚上八點多,陸朝清帶著傘去了拉面館。

    孟晚在擦桌子,今天小田請假回老家,店里就她一個拉面小妹,看到陸朝清進來,她就當沒看見。

    陸朝清點了碗拉面,吃完也沒走,一直到孟晚下班,他才跟著她一起出了門。

    孟晚沒有帶傘,外面雨比雪大,又濕又冷。

    孟晚戴上羽絨服的帽子,雙手插.進口袋,準備冒雨回去。

    “我送你。”一把傘撐在了她頭頂。

    孟晚光聽聲音也知道是誰,她不需要,想跑。

    陸朝清一把拽住她胳膊,將人扯了回來,孟晚掙扎,陸朝清一手撐傘,一手緊緊摟著她肩膀,不容拒絕。

    “你再不放手,我叫人了!”孟晚仰頭,憤怒地瞪著眼睛。

    陸朝清皺眉:“你就不怕著涼?”

    孟晚不怕!

    她不領情,陸朝清只好松開了她。

    孟晚一頭沖進了雨里。

    陸朝清看著她倔強的背影,抿緊了唇。

    周一中午,陸朝清來拉面館吃飯,就見孟晚戴著白色口罩,露在外面的臉紅紅的。

    他數了數,一頓拉面的功夫,孟晚咳了五六次,這還是他聽見的。

    晚上他又來接孟晚。

    孟晚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再戴著口罩,渾身都掩得嚴嚴實實的。

    “吃藥了嗎?”陸朝清走在她旁邊,低頭問。

    孟晚充耳未聞。

    陸朝清直接將手里的購物袋遞給她:“這些都是感冒藥,你對癥挑著吃。”

    購物袋在她面前晃,孟晚看也沒看。她實在是沒力氣說話了,早上起來頭昏腦熱,如果小田在,她會請假,但小田明天才從老家回來,拉面館就她一個服務員了,都請假了誰去端盤子?家里沒藥了,她也沒時間去看醫生,一天撐下來,她頭暈眼花,心里只剩一個信念:她要回小區,回去了就可以睡覺了。

    但孟晚只撐到了電梯,電梯上升的剎那,她頭一暈,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陸朝清在她摔倒前及時抱住了她。

    孟晚的羽絨服帽子掉了下去,露出她光潔的額頭,大冷天,她額前的碎發居然都被汗水打濕了。

    陸朝清取下她的口罩,只見她雙頰紅如火燒。

    這就是逞強冒雨的代價。

    電梯停在了十六樓,陸朝清抱起孟晚,帶她回了自家。

    五分鐘后,孟晚被人掐醒了,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見陸朝清收回手,而她的鼻子下面好疼。

    “該吃藥了。”陸朝清往床頭墊了個枕頭,俯身扶她。

    孟晚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她很害怕,靠過來的陸朝清更是充滿了威脅。

    “你別碰我。”她往旁邊躲他。

    陸朝清本來就是側著坐的,身體重心不穩,孟晚一掙,他想抓牢她,卻不小心跟著孟晚一起倒了下去。發燒的孟晚哪經得起這一摔,頭又暈了,她閉著眼睛,張開嘴發出一聲難受的哼聲,陸朝清抬頭,對上的就是她這副似病,又似那晚的模樣。

    陸朝清胸口一熱,捧著她的臉就吻了上去。

    孟晚嗚嗚地拒絕。

    陸朝清實在是太想了,他情不自禁地加深了這個吻。

    孟晚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任他為所欲為。

    幸好,陸朝清還有一絲理智,他喘著氣抬起頭,見她還閉著眼睛,陸朝清摸.摸她額頭,然后將她扶到懷里抱著,從藥瓶里倒出兩粒藥,他低聲哄她:“張嘴。”

    孟晚勉強睜開眼睛,看到了他捏在指腹的藥。

    她重新閉上眼,乖乖地張開了嘴。

    陸朝清將藥放進她口中,再迅速拿起保溫杯,喂她喝水。

    孟晚一直都怕吃藥,必須吃的時候也是一粒一粒地吃,現在陸朝清一口氣喂她兩顆,她咽得困難,嗆了,連藥帶水一起吐了出來,神色痛苦,眼淚也掉了下來。陸朝清從來都不知道有人連藥都吃不好,卻又不得不幫她擦臉,重新喂。

    孟晚艱難地吞了兩顆藥,嘴邊溢出了水。

    燈光下,她嘴唇紅如櫻桃,水色更添誘.惑,陸朝清看了又看,終究還是沒忍住,再次俯身。

    孟晚意識還在,卻無力拒絕。

    陸朝清嘗到了她軟軟的嘴唇,也嘗到了她口中苦澀的藥味兒,是那藥味兒,及時提醒了他。

    他最后親親生病的孟晚,將她放回床上,蓋好被子。

    (本章完)ds

    (本章完)ds

(四庫書小說網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