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物理?#30340;?#21451; > 番外二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ktv包厢里最后的半小时, 孟晚拿着话筒,对着屏幕唱着。

    她已经唱了很久了,嗓子不舒服, 但陆朝清不唱, 为了避免相对无言的尴尬,她只能继续唱。好在,想到今晚结束后她就再也不必做这个兼职, 孟晚心里还是?#34892;?#24944;藉的。她对生活的要求不高,有地方住有稳定的工资,宋斌……

    大学生清俊的模样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孟晚意外地发现,她?#23391;?#27809;那么伤心了。

    也许是宋斌连续的金钱索取早就成了她的负担,也许是两人的差距早就让她做好了分手的准备。

    她心无旁骛地唱起了最后一首歌。

    陆朝清沉默地坐在沙发上。

    他并不是很?#19981;?#21548;孟晚唱歌, 或者说,他本身对音乐就没?#34892;?#36259;,而且, 他不?#19981;?#23391;晚身上的陪唱小姐制服, 不?#19981;?#22905;被屏幕光芒一会儿照成橘红一会儿照成?#20185;?#30340;化着淡妆的脸。他, ?#19981;?#37027;双欲?#23596;?#21741;的干净眼睛, ?#19981;?#22905;白皙清新的身体,?#19981;?#22905;缠着他。

    半小时结束了。

    孟晚关掉音乐,轻轻地朝他鞠了一躬, 按照程序说:“欢迎下次光临。”

    陆朝清最后看她一眼,走了。

    孟晚也去换了衣服。

    这个晚上, 孟晚睡得很香,没有想谁,?#35009;?#26377;梦到谁。

    陆朝清?#35009;?#26377;做梦,但第二天去学校,路上看见一对儿大学生情侣低?#26041;?吻,陆朝清鬼使神差地又想到了他与孟晚在酒店的那一晚。她的嘴唇很软,她抓着他的肩膀一声一声地哼着,似哭非哭。

    陆朝清发现,他管不住自己的念头了。

    晚上九点,陆朝清走出小区,再次朝ktv走去。

    到了地方,他跟经理点名要孟晚陪唱。

    经理笑着抱歉:“不好意思,她已经辞职了,我们这里还有其他小姐,先生您……”

    经理没说完,陆朝清便转身走了。

    江城的夜晚很冷,陆朝清走出空气沉闷的ktv,马路上汽?#36947;?#26469;往往,路灯车灯各种店铺的灯,处处都是人。陆朝清漠然地扫过那些身影,然后他慢慢地意识到,江城是个很大的城市,他可能再也遇不见孟晚了。

    那个女人,?#23391;?#21482;是他的一场梦。

    陆朝清用了两天的时间遗忘这场梦,然后,理智的物理教授?#21482;?#22797;了正常。

    这天中午,同?#38470;?#20182;去校外吃拉面。

    陆朝清跟着去了。

    拉面馆就在学校对面,穿过马路就是,冬天拉面馆的生意很好,两位教授等了会儿才等到一张空桌,桌上还摆着前面客人留下来的两个空碗。有服务员及时赶过来收?#30333;?#38754;,陆朝清人虽然在这里,脑海里却全是物理公式,直到那双擦桌子的手出现在他的视野。

    那是一双白净娇小的手,?#31181;赶?#32454;,指甲盖是健康的淡粉色。

    前不久,陆朝清才亲过这样一双手。

    物理公式消失了,陆朝清顺着那只手,看向手的主人。

    孟晚认真而快速地擦着桌子,店里客人太多,她根本没有仔?#22797;?#37327;新来的两位客人。

    桌子擦好了,孟晚端起托盘离开。

    ?#30333;!?#21516;事坐在里面,招呼陆朝清说。

    陆朝清慢慢地坐了下去,视线依然追随忙碌的孟晚。拉面馆的制服是黑裤子白衬衫,还有一条?#28982;?#33394;的围裙,简单干净。店里有两个小妹负责端盘子、擦桌子,另一个胖胖的,衬托得孟晚更纤细了。她梳着一条马尾辫,脸上没有化妆,眉毛清秀,脸颊白嫩,嘴角带着礼貌的微笑。

    陆朝清还想再看,面前突?#27426;?#20102;一只手,晃来?#31283;?#30340;。

    陆朝清皱眉,看向身边的同事。

    同事瞅瞅孟晚的方向,嘿嘿笑:“怎么,看上人家了?#20426;?br />
    陆朝清没有理会。

    十几分钟后,客人的拉面好了,孟晚看过单子,用托盘端着两碗拉面朝订单座位走去,?#23545;?#30340;,她就看到了坐在外侧的陆朝清。

    孟晚震惊地停在了原地。

    这是她第一次在白天看到他,他似乎很?#19981;?#31359;黑色的衣服,那黑色显得他神色清冷,一双同样清冷的眸子毫不掩饰地看着她。

    错愕、尴尬,最后是周围的喧哗拉回了孟晚的理智,她抿抿唇,低头走过去,然后在男人近距离的注视下,强自镇定地将两碗拉面放到客人面前,说声“两位慢用?#20445;?#23391;晚便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可是接下来,孟晚总能感觉到那人的视线,偏偏她又不敢看过去求证。

    终于,那两人吃完了面,结账走了。

    孟晚如释重?#28023;?#38271;长地松了口气。

    z大。

    陆朝清坐在办公室,人对着电脑,眼里却是孟晚穿着拉面馆制服的样子。

    他更?#19981;?#25289;面馆里的她,她笑起来很干净很温暖,他觉得很舒服。

    离开拉面馆时,陆朝清注意到了玻璃门上的营业时间,早上十点到晚上九点。

    晚上?#35828;?#21322;,陆朝清去了拉面馆。

    这时拉面馆客人很少,孟晚与同事小田坐在一张桌子旁闲?#27169;?#20197;前孟晚需要兼职,?#35828;?#21322;就走了,现在不用兼职,她便不用提前离开。

    玻璃门被推开,二女同时看过去,看到高大俊朗的陆朝清,小田眼睛一亮,孟晚目光?#20102;福?#36805;速低下头。

    陆朝清点了一碗拉面,坐在了二女后面的桌子旁。

    孟晚马上走开了,去后面打扫卫生,虽然这里她已经打扫一遍了。

    陆朝清吃面的时候,孟晚跟老板打声招呼,提前下班了。陆朝清一天来了两次,孟晚有点害怕,虽然他看起来不像太坏的人。

    “晚晚。”

    一心提防着店里的客人,孟晚走出拉面馆时,根本没注意到宋斌正迎面走来。听到前男友的声音,孟晚抬头,就见对面的宋斌身穿黑色风衣,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目光歉疚地望着她。

    宋斌是个很帅气的大学生,身穿时髦风衣、手拿玫瑰的他,身上再无山里孩子的土气。

    孟晚再次清晰的?#40092;?#21040;,眼前的宋斌,早不是村里那个会为她下水摸鱼、上山采花的单纯男孩子了。

    她收回视线,径直从宋斌身旁走过。

    宋斌立即追了上来,与她并肩走,说的无非还是那些道歉、后悔的话。

    路上人多,?#34892;?#20107;不好做,到了香樟小区附近,人少了,宋斌才拦在孟晚面前,无奈地问她:“晚晚,我跟她已经断了,到底要我怎样做你才肯原谅我?#20426;?br />
    孟晚抬头,最后一次告诉他:“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的事与我无关,以后别再来找我。”

    宋斌愣了愣。

    他?#19988;?#20013;的孟晚,单纯又?#25285;?#20182;说?#35009;?#22905;都信,就像这次分手,宋斌也根本没放在心上,以为隔几天孟晚就会后悔,他说点好听的她就会原谅他,毕竟孟晚是为了他才来的江城,毕竟他是这边她唯一的熟人。

    “晚晚,我?#19981;?#20320;。”宋斌放柔目光,说出曾经对她百试百灵的情话,每次他这么说,她就会红透脸。

    如今孟晚只觉得厌?#24120;?#32469;过他要走。

    宋斌急了,一把拉住她胳?#29627;?#23391;晚刚要挣扎,就听宋斌说了一句让她始料未及的话:“晚晚,咱们的事以后再谈,上个月我弄坏了舍友的电脑,手机上借了五千块,马上就要到还款日期了,你那里?#26032;穡?#20808;帮我垫上,以后我肯定还你。”

    他一手拽着孟晚,一手还拿着玫瑰花。

    孟晚看着那朵玫瑰,终于明白,借钱才是今晚宋斌找她的真正目的,好笑的是,分手了他才提到还钱,以前他根本不会提那个字。

    “我以前借你的,你?#35009;?#26102;候还我?#20426;?#23391;晚抬头,看着他问。

    宋斌脸上掠过一抹尴尬,跟着又露出意外的神情,?#27425;?#22905;:“以前不是你主动送我的吗?#20426;?br />
    孟晚笑了,是啊,以前都是她送他的,是她傻。

    ?#20843;?#20102;,你走。”孟晚推开他手,扭头往小区里面走。

    宋斌心底突?#24187;?#20986;一股戾气!他家里并不富裕,读书用的都是贷款,是孟晚在ktv的兼职满足了他这一年的虚荣心,所以虽然他?#19981;?#19978;了别人,他还是舍不得放弃孟晚,至少在他毕业就职前绝不能放弃。

    现在孟晚不管他了,他的贷款谁来还?五千块,宋斌可不敢告诉家里。

    看着夜色中孟晚纤细的背影,宋斌咬咬牙,突然加快脚步冲向孟晚。

    孟晚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她绷着脸回头,未料宋斌已经来到了面前,二话不说就抱住了她,低头要亲她。孟晚?#20174;?#36807;来,立即剧烈地挣扎,宋斌喘着?#21046;?#19968;边抓她的手一边自以为深情地哄她:“晚晚,我?#19981;?#20320;,咱们说好毕业就结婚的……”

    孟晚只觉得恶心,就在她准?#36127;?#20154;的时候,腰间忽然一松,对面的宋斌竟然被人甩了出去,一个?#24590;?#20498;在了地上!

    孟晚错愕地看向旁边。

    路灯下,陆朝清面容冷峻,目光严厉地盯着地上的宋斌。

    “陆,陆教授?#20426;?#23435;斌读的是z大物理系,当然认出了本系最年轻的教授。

    “滚。”陆朝清声音极冷。

    丑事被学校里的教授撞见,宋斌无地自容,看眼孟晚,他狼狈地爬起来,跑了,只剩一朵玫瑰花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陆朝清的视线,从那朵玫瑰花移到了孟晚脸上。

    孟晚惊魂未定,头发乱了,小脸苍白。

    “那就是你的男朋友?>>

    ”陆朝清讽刺地问。

    孟晚?#25104;?#26356;差,因为宋斌的行为太?#27801;埽?#22905;下意识地解?#20572;骸?#24050;经分手了。”她不想被人将她与那样的人联系到一起。

    陆朝清心情突然好了起来,看着她问:?#20843;?#20197;,你现在是单身?#20426;?br />
    孟晚顿时又陷入了另一种危机?#26657;?#22905;防备地看了陆朝清一眼,然后转移话题:“刚?#25307;?#35874;你了。”

    说完,孟晚快步朝小区里面走去。

    陆朝清紧追而上。

    香樟小区环境优雅,处处可见绿树灌?#20928;ù裕?#20294;到了行人稀少的晚上,对于一个被男人紧追的独行女孩来说,这优雅就?#34892;?#24656;怖了。听着身后男人的脚步声,孟晚都要哭了,走到一盏路灯下,她鼓起勇气,回头问他:“陆先生,你到底想做?#35009;矗?#25105;说过,我不提供那种服务。”

    陆朝清听出了她的害怕,他皱眉,解释说:“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

    孟晚已经认定他别有?#26377;?#20102;,所以在她听来,?#30333;?#22899;朋友”只是那种关系的另一种说法。

    “我不愿意。”她又怕又生气地说。

    陆朝清:“为?#35009;矗俊?br />
    小区里有别的住户走进来了,是一对儿情侣,孟晚没那么怕了,一边跟着那对儿情侣往?#30333;?#19968;边冷着声音回答陆朝清:“不为?#35009;矗?#21453;正我不想再见到你,你是教授,为人师表,往后也请你别再纠.缠我。”

    在孟晚心里,z大是个神圣的地方,但最近她才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大学生、教授都是正经人。

    眼看那对儿情侣要进附近的一栋楼了,孟晚迅速掏出手机,给同租的丽姐打电话,?#32654;?#22992;下来接她。

    打完电话,孟晚警告身边的男人:“我朋友马上下来了,你赶紧走,不然我报警了。”

    陆朝清不懂,认真问:“为?#35009;?#25253;警?#20426;?br />
    孟晚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陆朝清默默地回视她,清冷的脸怎么看都不像坏人。

    孟晚?#34892;?#25417;摸不透这个男人了,她咬咬唇,加快了脚?#20581;?br />
    陆朝清腿长,轻轻?#20260;?#22320;跟在她旁边,闲聊似的问:“你住几栋?#20426;?br />
    孟晚心一突,?#35009;?#24847;思,他还要跟踪到她家门口吗?

    “与你无关。”孟晚往旁边避了避。

    陆朝清住在七栋楼,前面就是七栋楼了,他指着那栋楼对她说:“我住这栋,一单元1601室。”

    孟晚瞪大了眼睛!

    她,她也住七栋楼,一单元1602室!原来,她们对面那套一直没住人的房子,居然是他的?

    孟晚完全不知道该说?#35009;?#20102;。

    陆朝清见她呆呆的,看看腕表,主动提议:“我送你到楼下,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她看起来太好欺负了。

    孟晚不想让他知道两人住的那么近,可就在她想撒谎随便挑一栋楼?#30333;?#26679;子时,七栋楼一单元的大厅门口,丽姐突然走了出来,看到她与陆朝清站在一起,丽姐意外地问:“晚晚,那是你朋友?#20426;?br />
    孟晚脑袋里乱的很,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20572;?#20002;下陆朝清,她迅速跑到丽姐身边,挽着丽姐胳膊进了楼。

    陆朝清原地站了几秒,然后跑了起来。

    孟晚与丽姐已经走进电梯了,看到陆朝清跑进大厅,她焦急地按“关门”按钮,可往常?#20174;?#28789;敏的电梯门今天似乎出了?#25910;希?#20851;得特别慢,然后,陆朝清一手伸出来,?#21767;?#38381;合的电梯门便重新移向两侧。

    孟晚走到电梯角落,扭头看旁边的广告。

    陆朝清瞄了眼楼层,十六楼。

    视线掠过孟晚,他站在了电梯另一侧。

    丽姐狐疑地打量二人,奇怪问:“你们到底?#40092;?#19981;?#40092;叮俊?br />
    孟晚马上摇头,陆朝清见了,保持沉默。

    十六楼到了,陆朝清没动,丽姐与孟晚先走了出去,陆朝清随后跨了出来。

    双方各自开门进屋。

    丽姐去看电视了,孟晚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想到纠缠不清的前男友宋斌,还有隔壁明显还想再与她睡觉的道貌?#24230;?#30340;大学教授,孟晚忽?#27426;?#20102;搬家的念头,或许,她也该尝试换个工作了,去其他餐厅应聘试试?

    孟晚爬起来,打开她用一千多块钱买的二手笔记本,招?#24863;?#24687;。

    隔壁,陆朝清很满意今晚的发现,她没有男朋友,她就住在他旁边。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陆朝清不用去学校,然后他用一天的时间,摸清了孟晚的上班规律,知道孟晚每天早上九点出发去拉面馆,中午在外面吃,晚上九点下班。他还知道,孟晚有两个舍友,一个是她的拉面馆同事小田,一个是不知道从事?#35009;?#32844;业的丽姐。

    周日天阴沉沉的,中午的时候,下雪了,雨夹雪。

    晚上?#35828;?#22810;,陆朝清带着伞去了拉面馆。

    孟晚在擦桌子,今天小田请假回老家,店里就她一个拉面小妹,看到陆朝清进来,她就当没看见。

    陆朝清点了碗拉面,吃完?#35009;?#36208;,一直到孟晚下班,他才跟着她一起出了门。

    孟晚没有带伞,外面雨比雪大,又湿又冷。

    孟晚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双手插.进口袋,准备冒雨回去。

    “我送你。”一把伞撑在了她头顶。

    孟晚光听声音也知道是谁,她不需要,想跑。

    陆朝清一把拽住她胳?#29627;?#23558;人扯了回来,孟晚挣扎,陆朝清一手撑伞,一手紧紧搂着她肩膀,不容拒绝。

    “你再不放手,我叫人了!”孟晚仰头,愤怒地瞪着眼睛。

    陆朝清皱眉:“你就不怕着凉?#20426;?br />
    孟晚不怕!

    她不领情,陆朝清只好松开了她。

    孟晚一头冲进了雨里。

    陆朝清看着她倔强的背影,抿紧了唇。

    周一中午,陆朝清来拉面馆吃饭,就见孟晚戴着白色口罩,露在外面的脸红红的。

    他数了数,一顿拉面的功夫,孟晚咳了五六次,这还是他听见的。

    晚上他又来接孟晚。

    孟晚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再戴着口罩,浑身?#20339;?#24471;严?#40092;?#23454;的。

    “吃药了吗?#20426;?#38470;朝清走在她旁边,低头问。

    孟晚充耳未闻。

    陆朝清直接将手里的购物袋递给她:“这些都是感冒药,你对症挑着吃。”

    购物袋在她面前晃,孟晚看?#35009;?#30475;。她实在是没力气说话了,早上起来头昏脑热,如果小田在,她会请假,但小田明天才?#27704;霞一?#26469;,拉面馆就她一个服务员了,都请假了谁去端盘子?家里没药了,她?#35009;?#26102;间去看医生,一天撑下来,她头晕眼花,心里只剩一个信念:她要回小区,回去了就可以睡觉了。

    但孟晚只撑到了电梯,电梯上升的刹那,她头一?#21361;?#28982;后就?#35009;?#37117;不知道了。

    陆朝清在她摔倒前及时抱住了她。

    孟晚的羽绒服帽子掉了下去,露出她光洁的额头,大冷天,她额前的碎发居然都被汗水打湿了。

    陆朝清取下她的口罩,只见她双颊红如火烧。

    这就是逞强冒雨的代价。

    电梯停在了十六楼,陆朝清抱起孟晚,带她回了自家。

    五分钟后,孟晚被人掐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陆朝清收回手,而她的鼻子下面好疼。

    “该吃药了。”陆朝清往床头垫了个枕头,俯身扶她。

    孟晚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她很害怕,靠过来的陆朝清更是充满了威胁。

    “你别碰我。”她往旁边躲他。

    陆朝清本来就是侧着坐的,身体重心不稳,孟晚一挣,他想抓牢她,却不小心跟着孟晚一起倒了下去。发烧的孟晚哪经得起这一摔,头又晕了,她闭着眼睛,张开嘴发出一声难受的哼声,陆朝清抬头,对上的就是她这副似病,又似那晚的模样。

    陆朝清胸口一热,捧着她的脸就吻了上去。

    孟晚呜呜地拒绝。

    陆朝清实在是太想了,他情不自禁地加深了这个吻。

    孟晚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幸好,陆朝清还有一丝理智,他喘着气抬起头,见她还闭着眼睛,陆朝清摸.摸她额头,然后将她扶到怀里抱着,从药瓶里倒出两粒药,他低声哄她:“张嘴。”

    孟晚勉?#31354;?#24320;眼睛,看到了他捏在指腹的药。

    她重新闭上眼,乖乖地张开了嘴。

    陆朝清将药放进她口?#26657;?#20877;迅速拿起保温杯,喂她?#20154;?br />
    孟晚一直都怕吃药,必须吃的时候也是一粒一粒地吃,现在陆朝清一口气喂她两颗,她?#23454;美?#38590;,呛了,连药带水一起吐了出来,神色?#32431;啵?#30524;泪也掉了下来。陆朝清?#27704;?#37117;不知道有人连药都吃不好,?#20174;?#19981;得不帮她擦脸,重新喂。

    孟晚艰难地吞了两颗药,嘴边溢出了水。

    灯光下,她嘴唇红如樱桃,水色更添诱.惑,陆朝清看了又看,终究还是没忍住,再次俯身。

    孟晚意识还在,却无力拒绝。

    陆朝清尝到了她软软的嘴唇,也尝到了她口中苦涩的药味儿,是那药味儿,及时提醒了他。

    他最后亲亲生病的孟晚,将她放回床上,盖好被子。

    (本章完)ds

    (本章完)ds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
淄博彩虹摄影俱乐部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规律 500万彩票快乐8 江苏快3彩经网 加拿大快乐8什么彩票 甘肃快三基本走势图表 北京单场延期怎么算 广西快乐双彩预测 三地出号规律 王中王钦算盘四肖中特4887 红球 凯斯娱乐城佣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报刊大全码报精选 三分彩大小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