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网游动漫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30.王见王(中)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咔”

    坦瑞德.?#31456;?#24503;摩尔想要抓起自己的指挥刀,但在转身之间,他身后那被炮弹?#21019;?#30340;甲板就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呻吟,让库尔提拉斯的小王子下意识的回过头,他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烈焰,以及烈焰后方,布满了漂浮浮木,尸体与薪柴的大海。

    “真疼...”

    坦瑞?#24405;?#38590;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用被?#19968;?#29071;黑的指挥刀撑着身体,爬到寒鸦号的舰桥的边缘,朝着眼前已经被彻底搅乱的大海看去。

    大海被点燃了...

    那燃烧的船只正在缓缓沉入海底,那些火焰即便是接触到冰冷的海水也不会立刻熄灭,它们似乎还在海底燃烧,?#24187;?#34987;烧的满是破洞的库尔提拉斯战旗在水中无力的飘摇,在那些破洞之中,倒映出的,是一片暗红色的天空。

    被火焰点亮的夜空。

    库尔提拉斯第四舰队就在眼前,那些遍布大海的漂浮残骸和尸体,那冰冷的现实,在顽强的击沉了与己方数目相对,甚至更多的幽灵船之后,这支舰队光荣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为剩下的三支舰队切开了战场,将三分之一的幽灵船队逼出了迷雾。

    而作为交换,作为献给大海的祭品,这一整只舰队连同近3万名忠勇的水兵战士,彻底埋骨在了这片陌生的海洋之下。

    “父亲...只有真正站在你面前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些传奇故事,原来并不是你在自吹自擂。”

    坦瑞德虚弱的靠在寒鸦号被从中央打断的桅杆之下,沾满了血污的?#25745;?#21521;另一侧,在那里,他的父亲戴琳.?#31456;?#24503;摩尔,正带着惨烈战?#20998;?#21518;,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幽灵船,将库尔提拉斯第二舰队缓缓包围...那也是目前简直最完整的舰队了。

    库尔提拉斯积攒了数百年,才攒下来的无?#34218;?#38431;,在这一夜的海战中被彻底报销,在火力全开的戴琳面前,四支舰队就算聚集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残酷的海战已经打了4个小时,残存下来的战舰,连四分之一都不到了,而一旦第二舰队也被摧毁,这一场海战,就彻底没希望了。

    一滴冰冷的泪水从坦瑞德眼角划下,这个桀骜不驯的年轻王子躲在已经失去动力的寒鸦号的黑?#36947;錚?#20182;用双手捂住脸,不让其他人看到他的软弱,在身体的颤抖中,他就像是被吓坏了一样,他自言自语的说:

    “你为?#35009;?#36825;么强...你怎么能这么强?”

    “这么强的你,为?#35009;匆不?#34987;...?#19981;?#34987;黑暗吞没...”

    另一边...

    “噗”

    德雷克的身体就想是被攻城锤一样砸中,这个具有纯正的库尔提拉斯血统的王子,他高大的身体此?#26412;?#20687;是娇弱的小女孩一样,在面对突入安娜女王号甲板上的死亡骑士们的时候,他和他麾下仅剩的那些水兵根本占不到优势。

    在他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盔甲,手握沉重战戟的?#19968;錚?#20182;带着一副黑色的面具,看不清脸,只能看到那面具后方飘荡的,被系成水手们常见的单马尾的灰白色头发。

    他出手毫不留情,那精悍的战?#24049;?#34542;横的力量,打的雷德克王子节节后退,眼看着王子被砸翻在地,周围的水兵们高?#30333;?#20081;七八糟的口号,就朝着那个强大的骑?#31185;肆斯?#26469;。

    “呵...”

    那?#19968;?#21457;出了不屑的哼声,手中的战戟挥起,一个简单而又势大力沉的横扫,将5个水手?#19968;?#20102;他们冲锋的地方,温热的鲜血四溅开,将这方混乱的甲板变得更加糟糕。

    那高大的骑士走上前,弯下腰,将已经无力站起的德雷克王子抓着衣领,提在半空中,在黑色的面具之下,一双幽蓝色的双眼盯着他,就像是宣布判决一样:

    “德雷克.?#31456;?#24503;摩尔,比起你父亲...”

    “你太弱了!我很遗憾的宣?#36857;?#20320;,没有资格统治这片大海!”

    “咳咳...”

    德雷克王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白色的光晕,他扭头看向那高大的骑士,他露出了一个艰难的笑容:

    “没错,我和我的父亲...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

    “?#31456;?#24503;摩尔家族,可不止我一个人!”

    “哗”

    疯狂涌动的寒冰魔力在高大骑士身后喷涌而出,他背后的盔甲飞快的被封入寒冰之中,这骑士转过身,怒吼着将战戟砸向背后袭击的大法师吉安娜,但在那战戟接触到大法师的前一刻,厚重的,尖锐的冰凌,就从那骑士躯体的各个角落迸发而出,将他彻底的封冻在了坚固的冰霜之间。

    这完全不是一般的冰霜魔法,吉安娜原本蓝色的双眼已经出现了一丝白色的光点,她似乎?#34892;?#26080;法控制身体里回荡的强大魔力,在冰封这个死亡骑士的同时,连带着整个安娜女王号的三分之一,都被一起封入了寒冰里。

    “砰”

    德雷克艰难的将自己的衣领从那骑士的手中挣脱,他摔在冰冷的甲板上,又很快被蹒跚着走过来的坦瑞?#36335;?#36215;,已经许久不见的兄弟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在眼光对视之间,坦瑞德轻声说:

    “我回来了,哥哥。”

    “?#38431;?#22238;家,弟弟...很遗憾,我现在没办法给你办一场宴会,咳咳...”

    被严重烧伤的德雷克艰难的开了个玩笑,下一刻,他的嘴里就溢出了鲜血。

    “别说话,哥哥。”

    吉安娜拄着手杖,走上前,她回头看了一眼远方海面上,在风暴中怒吼的黑色巨舰,她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力。

    “我们失败了...我们联合在一起,也不是父亲的对手...走吧,我带你们离开这里。”

    大法师的声音低沉,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失落与绝望,她的哥哥和弟弟站在她身边,兄妹三人怅然无语的看着远方的海面,看着他们的父亲,曾经库尔提拉斯的骄傲,大海之子戴琳,用无情的炮火,将已经被彻底打残的库尔提拉斯无?#34218;?#38431;,一艘一艘的送入海底。

    他们无能为力...他们太稚嫩了,稚嫩到联合起来,也无法抵抗戴琳的力量。

    ?#30333;?#21543;,安娜。”

    德雷克从地面上捡起一件库尔提拉斯水手们穿着的绿色大衣,披在自己身上,他将手放在安娜女王号被撕开了三分之一的船首像的边缘,他回过头,对自己的弟弟和妹妹露出了一丝伤感的笑容:

    “带着坦瑞德回家,告诉母亲,他的儿子不是个懦夫...别告诉她关于父亲的消息,她的心脏不太好,就让她保留对父亲最美好的回忆吧。”

    “哥哥,我...”

    “闭嘴!”

    德雷克回过头,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带着他离开,我要履行海军上将和舰长的责任与使命...我要用行动告诉父亲,告诉戴琳...?#31456;?#24503;摩尔还没有被他击败,最少,我还没有失败...”

    “我将...深埋海底,这是我的命运...去吧。”

    德雷克身后并没有传回反驳的声音,但他能感觉到,弟弟妹妹还没有离开,这让已存死志的德雷克感觉到了愤怒,他回过头,正要呵斥自己的亲人,却看到坦瑞德和吉安娜的目光,都像是呆滞了一样,在仰望着头顶的星空。

    于是,德雷克顺着他们的目光抬起头,他看到了...群星,正在摇曳的群星。

    “那是...那是?#35009;矗俊?br />
    在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的疑问中,第一缕璀璨的星光从天而降,就像是法师们召唤的陨石术一样,在黑暗的幕布里带着摇曳的光芒,坠向远方的海面,这就像个信号一样,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紧随其后,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他们头顶上的整个星空都在诡异的力量作用下,开始了分崩离析。

    “这是...魔法!”

    吉安娜颤颤巍巍的说:

    “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强大魔法...”

    “哗啦”

    大法师的话音落下,在他们眼前,在那最?#32641;?#30340;黑暗之中,一缕骤然爆发的光芒,将所有人的眼睛都耀花了,在那如利剑一样的光芒之中,笼罩耳语港外海的冰冷迷雾就像是遇到了最炙热的太阳一样,一层一层的分崩离析。

    而那如黎明到来的光芒之下,是一整支遍布了海面的舰队...是德雷克?#28216;?#35265;过的舰队,来自另一片大陆的舰队。

    “艾露恩的光芒将驱散黑夜!”

    一个沙哑而富有?#21028;?#30340;女音在这一刻响彻整片大海,在她的声音回荡之间,戴琳以手中的传奇长剑命与运为介?#21097;?#21796;起的漫天风暴就像是被一双看不到的手抚平了一样,让整个混乱的海面,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而旁观着这一切的坦瑞德就像傻了一样,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飞快的窜上安娜女王号断裂的桅杆,在那更高处,他看到了。

    在海面上劈风斩浪,快速前进的金红色舰队,那如同摇曳的火凤凰一样的奎尔萨拉斯战旗。

    “太阳王的阳帆舰队...他们回来了!”

    还有,还有数目?#20185;伲?#36896;型古怪,点缀着各种荒蛮战旗的,站满了高大兽人的舰队,为首者,?#26454;?#26159;手举着赤红色的部落战旗的?#19979;?#22823;酋长,属于上一个时代的兽人,奥格瑞姆.毁灭之?#28014;?br />
    “还有,兽人!他们也来帮忙了!”

    这还没完,在红色的高等精灵舰队以及稍显混乱的兽人舰队之外,在太阳王亲手?#22836;?#30340;驱散魔法的光芒照耀之下,坦瑞德看到了...那遍布整个海面的,造型轻盈而古典,在神秘力量作用下,涨满了帆,如悄无声息的水黾一样快速前进的?#20185;?#33328;队。

    他们的数量密密麻麻,?#36127;?#19968;眼看不到边,而悬挂在这些古典战舰上方的战旗,是坦瑞德?#28216;?#35265;过的?#20185;?#30340;,点缀着月亮和古?#21482;占?#30340;旗帜。

    但他大概能猜到那是谁。

    “卡多雷...暗夜精灵,他们...他们也来了!天呐,他们的战舰真多...几百艘?不不不,几千艘!天呐...”

    坦瑞德的实时转播还没结束,就又听到?#22235;?#20010;好听的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悲天悯人以及空灵的感觉。

    “违背了生死循环的可被?#27835;錚?#24402;于无尽的星光吧!”

    就像是某种?#38378;?#19968;样,在那声音响起的瞬间,刚刚停下的群?#20146;?#33853;又一次被发动,而且这一?#25991;?#20123;陨石的坠落更加精?#36857;?#37027;些被撤去了迷雾防御,又在之前的海战中损失了很大一部分的幽灵舰队顿时死伤惨重。

    一艘艘幽灵船被陨石砸入海底,就连强大的海上王权号,也在这种?#20923;浪?#30340;力量面前第一次退却了。

    但戴琳却并不畏惧,哪怕眼前的舰队数目是他的舰队的十倍以上,这?#20987;?#20995;的海军统帅眼中只有一抹被打扰的愤恨,他漫步走上海上王权号后方的舰桥,他孤身一人站在船只后方,看着那气势汹汹而来的舰队。

    ?#22885;?#33832;的援军?看来...他们真的从失败中学会了一些东西。”

    戴琳空洞的声音在大海上响起,?#39556;?#32780;又冷漠:

    “但很遗憾,团结这个?#21097;?#36824;是我们教会你们的...”

    “唰唰唰唰”

    戴琳话音落下的瞬间,庞大的浮空城市黑暗神殿在空间?#28872;?#30340;光芒中,出现在了这片即将黎明的海面之上,数道传送光柱?#28872;?#22312;海上王权号之上,那些早已经?#21364;?#22810;时的死亡领主们缓缓的从其中走出。

    “凯尔萨斯...看来,你终于成为了?#24187;?#30591;智的统?#25569;擼?#23545;此,我很欣慰...”

    带着银色王冠的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挥了挥手里晶莹剔透的寒冰魔?#26657;?#22312;他眼前,刚才还?#21028;?#28385;满的太阳王,已经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愤怒与愧疚之中。

    “奥格瑞姆,篡位者...又见面了,而且这一次,你我之间,得做个了结。”

    格洛库什的身体上还缠绕着黑色的光晕,那是死亡能量在修补他虚弱的躯体,不过考虑到他的对手也是垂垂老矣的大酋长奥格瑞姆,双方之间似乎也不存在太多的力量差距,这是格洛库什第一次正面承认自己过去的身份,他此时,是以遗忘诸王的身份出现的。

    “你是谁?拦路者。”

    在暗夜精灵的舰队前方,一脸圣洁的月神祭祀泰兰德.语风,正打量着眼前?#39556;?#30340;悬浮于海面上的红色人影,那是个美丽妖艳的高等精灵,穿着一套血红色的长裙,头顶上还带着精巧的冠冕,在她手中,一把鲜血组成的长剑为她蒙上了一层不详而晦涩的气质。

    她抬起头,血红色的目光盯着眼前强大的月神祭祀,她叹了口气,轻声回答道:

    “月之大祭司泰兰德...我叫奥蕾莉亚,很遗憾,今日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但,你已经走得太远了...”

    在她身后,鲜红色的光晕在无光之海上荡漾起来,就像是奎尔萨拉斯的那一次,那些不详的光线,缓缓的将她背后的月光,都染成了不详的红色。

    “我以鲜血主母的名义,在?#27515;?#36865;你...回家!”

    (本章完)pp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