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女生小说 > 盛唐高歌 > 750 血腥的成全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停手!”郑鹏大声喝道。

    听到郑鹏命令,殴打那些官员士兵这才停下手,有几个吐蕃官员已被打得鼻青脸肿。

    吐蕃建国跟大唐差不多,也有百余年,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化,一个传承几代的小家小户也能培养出忠心不二的老忠奴,更何况一个国家,郑鹏对出现这些视死如归的吐蕃?#39029;迹?#19968;点也不感到意外。

    郑鹏打量了一下,很快指着其中一个年约四十、闹得最凶的中年?#20982;?#35828;:“别怪本将不给你机会,戴着白色皮帽的那个,你出来说话。”

    “?#24515;?#20102;,出去。”两名唐兵去揪郑鹏指的那名官员。

    “放手,某自己会走。”那名官员挣脱唐兵的推搡,大步走出,距离高台十丈的地方才停下,一双眼炯?#21152;?#31070;地盯着郑鹏,眼时没有半点惧色。

    “胆色不错,来人何人?”郑鹏一脸轻松地问道。

    中年汉子挺了挺腰,毫不畏色地说:“吐蕃副整事曼之琛桐吉。”

    “原来是副整事”郑鹏拍拍手说:“这么失态,怎么,不服气?”

    吐蕃人的官制、姓氏跟大唐完全不同,这是?#25991;?#25991;化发展、沉淀的结果,也有吸收外来文化的因素,郑鹏就是现在?#25165;?#19981;清?#35009;?#23448;负责?#35009;?#20107;,好像崔希逸跟自己解释过,副整事算是吐蕃高层,而曼之琛?#40092;?#21520;蕃四?#20982;?#20043;一。

    不要紧,吐蕃很快不?#21019;?#22312;,由于自己的出?#37073;?#25552;前几百年并入中原的版图。

    桐吉大声说:“当然不服,大唐皇帝厚颜无耻,你们更是卑?#19978;?#20316;,落到你们手里,本整事就没想过活命,要杀要只?#26657;?#24713;听尊便。”

    “将军,这老东西信口雌黄,末将去教训他,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崔希逸眼冒寒光,袖子都挽起来了。

    不良人不仅精通刺杀、跟踪、收集情报,对用刑也颇?#34892;?#24471;,崔希逸更是用刑,此时他心里已经想好几个酷刑,绝?#38405;?#35753;这个胆大包天的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也不看看现在?#35009;?#24773;况,不仅侮辱大唐的皇帝。

    郑鹏对崔希逸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动,转身一脸淡然地说:“虽说自古有成王败寇的说法,桐吉副事把话撂在这里,不给你一个机会,相信你死也不服气,今日本将?#37027;?#22909;,就跟你理论理论。”

    说完,把手里的简易喇?#28909;?#32473;一旁的崔希逸,崔希逸会意,马上大声?#32654;?#21485;翻译起来。

    桐吉?#34892;?#24847;外地看了郑鹏一眼,还是一脸傲气地说:“行,不知郑将军想怎么理论?”

    “简单,副整事有?#35009;?#19981;满,尽管说出来。”

    “好”桐吉大?#25163;?#38382;道:“吐蕃与大唐和亲,贵国的金城公主就是赞普的妃子,说到底两国亲如一家,将军突袭逻些城,杀死赞普,是否没有道义?”

    郑鹏都?#34892;?#26381;吐蕃,问来问去都是这些问题,那个不见踪迹的般诺是这样问,赤德祖赞是这样问,眼前这个桐吉也这样问,都听得?#34892;?#28902;了,就不能换点新意?

    突想想起一个笑话: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

    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道义;

    你跟他讲道义,他跟你讲利益;

    你跟他说利益,他又跟你套交情;

    你跟他套交情,他跟你谈文化;

    你跟他讲文化,他跟你讲老子;

    你跟他讲老子,他跟你装孙子;

    你跟他装孙子,他又跟你讲道理。

    “道义?”郑鹏冷笑地说:“吐蕃勾结大食,兵发拨汗那,道义在哪里?贵国每年下山打草谷,这些年在大唐边境制造多少惨无人道的血案,道义又在哪里?”

    桐吉?#34892;?#35821;塞,不过他很快耍起了流氓:“拨汗那之事,那是赞普受到小人?#26432;郑?#20026;了此事还特地派使团到长安请罪,唐皇谅解了,请郑将军不要重翻旧帐,要不然显得很没气量;至于打草谷之事,此事也是误会,俗说话树大有枯枝,家大有败儿,总些不守法的人作一些犯法之事,大唐处置他们时,吐蕃从没说过半句不是,还经常配合揖拿犯案之人,这些年吐蕃也抓到不少在吐蕃犯案的大唐人,这些都不算事,而郑将军突然兵临逻些城,这就是天朝上国的风范?”

    “突然?这个?#35270;?#24471;真是奇?#37073;?#24590;么不说是贵国大将军坌达廷伪?#20658;鞣耍?#22312;西域四镇犯案累累,是吐蕃?#21103;?#22312;先,大唐反击在后,何来突然一说?”

    “此事赞普已派使团到和长?#27493;饈停?#22348;达廷将军为了追杀流?#32781;?#19981;小心越了界,这才引起误会,只要说开了就没事,其?#30340;?#20123;血案都是流匪所为,此事吐蕃边境也深受其害”说到这里,桐吉把声音提高八度,大声说道:“为了两国?#25512;?#21451;好,也为了不让两国百姓生灵涂炭,吐蕃早就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倒是将军不念两国友好的意愿,千里奔袭逻些城。”

    郑鹏当场训斥道:“笑话,你们想打就打,想停就停,以为自己是谁呀??#35009;?#20351;团到长?#27493;饈停?#30343;上早就把他驱走,根本就不想见他们,更没说过原谅你们的所作所为,大唐和吐蕃一直是战争状态,偷袭二字也说得出口,简?#26412;?#26159;笑话。”

    “可是....”没等桐吉再?#30031;?#38382;,郑鹏打断他的话:“行了,副整事提问那么多,也该到本将提问了。”

    桐吉楞了一下,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勉强地说:“郑将军请提问。”

    “吐蕃是不是多次到大唐称臣纳贡?”

    “这件事得分二说...”

    郑鹏再次打断桐吉的话:“副整事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再转移话题,本将马上结束这次谈话。”

    桐吉咬咬牙,最后还是点头:“是。”

    “很好”郑鹏打了一个响指,继续说道:“不管?#35009;?#21407;因,贵国大将军坌达延是不是带兵窜入大唐境内,还在于阗镇班公错跟大唐军队交战?”

    “...是。”

    “行了,吐蕃向大唐称臣,自然要接受大唐管辖,吐蕃出兵袭边在先,这就是以下?#24178;希?#30343;上讨伐以下?#24178;?#30340;臣子,?#21072;?#35201;跟犯事的臣子商量?哪有这门子的道理。”

    说到这里,郑鹏大声宣?#36857;骸?#21520;蕃赞普赤德祖赞,以上?#24178;希?#29616;在畏罪自尽,本将正?#21483;迹?#30001;这一?#21776;穡?#21520;蕃全境并入大唐版图,原来吐蕃的国土,皆是大唐的国土,原来吐蕃的子民,皆为大唐的子民,违令者,杀无赦。”

    桐吉大声喊道:“哼,终于图穷匕现了,?#25104;?#20026;吐蕃的臣子,死也是吐蕃的鬼,宁死也不降。”

    郑鹏环视了广场神色各异吐蕃贵族、官员、百姓,面无表情地说:“很好,桐吉副整事勇气可嘉,在场的,还有没有宁死不降,愿意跟随你们赞普赤德祖赞一起死的人,要是有的话,站出来,本将成全你们。”

    崔希逸全程帮郑鹏翻译,闻言毫不犹豫把郑鹏最后一句大声翻译出来。

    书生就是迂腐,崔希逸心里暗暗想道:自己这个三弟,?#35009;?#37117;好,就是心软、太爱惜羽毛,现在唐军是刀俎,吐蕃人是鱼肉,要是换作是自己,桐吉死上十回还是少的,哪有这般费事。

    “某愿意?#21290;?#36190;普。”

    “唐贼能征服逻些城,但征服不了桑加最?#39029;?#30340;心。”

    “副整事有圣山一颗最英勇的心,就让我跟你作一个伴吧。”

    崔希逸的话音落下,那些被俘的官员和贵族,陆?#21483;?#32493;?#33125;?#36208;出来,他们先是给平板车上赤德祖赞行礼,然后跟桐吉站在一起,除了贵族和官员,从人群中还走出十多普通的吐蕃百姓,他们也选择?#21290;?#20182;们的赞普。

    不一会,愿意?#21290;?#36196;德祖赞的人加起来,七八十人之多。

    郑鹏面无表情地说:“还?#26032;穡?#24590;么,愿意?#21290;?#20320;们赞普的,就这点人?”

    “放开,放开我,将军,我们愿?#21290;?#30343;叔叔。”这时高台后面传来女子的惊呼声。

    郑鹏转过头,发?#24544;阅?#22218;桂宜、尊月公主为首的十多位王族成员,挣扎着想去站队,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说:“尔等都是俘虏,哪里轮到你们挑生死,谁再闹事,马上扒光扔到雪地里。”

    一声令下,那些闹腾的人都不?#20197;?#24320;口,一个个畏畏缩缩地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她们不怕死,但是扒光衣服扔到雪地里,简直?#20154;?#36824;要难受。

    郑鹏不再理会高台上吐蕃王族成员,把注意力再次放在广场上,看着那群跟桐吉站在一起、一脸?#24230;?#36212;死的人,也不多说?#35009;矗?#20030;起右手,很随意向前一划。

    崔希逸心领神会,大声喝道:“放箭!”

    ?#29677;?#21974;...”

    ?#29677;?#21974;....”

    一阵利矢破空地声音响起,那些?#21290;?#36196;德祖赞的人?#36861;字?#31661;,惨叫着倒下,不一会广场上多了几十具冰冷的尸体,很多人身中多箭,像一只只趴在地上的刺猬。

    空气中多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现场一下子静得可怕,只有大唐士兵搬运尸体的声音,遇上没死透的,二话不说就补刀,令人惊悚的是,那些尸体没有搬走,而是砌墙似的垒成一堆,看着就很碜人。

    (本章完)pp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