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女生小说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367.想撕了他

(四库书 www.77969927.com)

    对于容谦的问题,独孤傲也有瞬间的懵,因为他不知道秦筝竟然?#28216;?#22312;她父母面前提起过他。?#19978;?#19968;刻,独孤傲的脑子便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件好事!

    假如秦筝跟容谦和青叶说过独孤傲,那么要说?#35009;矗?#35828;当年独孤傲救过她,说她?#19981;?#29420;孤傲,那容谦和青叶肯定会问秦筝为何没有跟独孤傲在一起,秦筝如果不想对父母撒谎的话,那就只能说独孤傲拒绝了她,觉得自家女儿?#35009;?#37117;好,只想对秦筝千娇百宠的容谦和青叶绝对会看独孤傲不顺眼的,以为独孤傲让他们的女儿伤心了。

    但是现在,独孤傲在容谦和青叶心中还是一张完全的?#23383;劍?#36825;也是秦筝的一点细腻的小心思。

    秦筝没有刻意对容谦和青叶提过独孤傲,一个原因是提到独孤傲就避免不了要说他们是怎么?#40092;?#30340;,又经历过?#35009;矗?#20294;秦筝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在另外一片大陆过得不好,还曾经有过生命危险。

    而另外一个原因是,秦筝心中终究还是放不下独孤傲的,自然?#19981;?#24819;过有朝一日他们能在一起,而她希望到那时再向她的父母介绍独孤傲这个人,她可以没有顾虑地把独孤傲带到容谦和青叶面前,说这是她?#19981;?#30340;男人,他们一起长大,有过很多共同?#26408;?#21382;,说独孤傲对她很好很好,让他们放心。

    秦筝也考虑过,如果再见,独孤傲依旧只当她是妹妹,那么她会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的心思,不给独孤傲增加?#39759;?#22256;扰,也绝不让她的父母知道,只告诉她的父母,独孤傲是救过她的恩人,是保护过她很多年的师兄,这样他们便能成为没有芥蒂的一家人。

    独孤傲心中正在打草稿,怎样不说谎,又能避开那些不该提的往事,向容谦介绍自己,可容谦却板着脸大步走过去,拉着秦筝就走。

    “爹,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秦筝?#34892;?#30528;急想跟容谦解释,因为她回到父?#24178;?#36793;之后,第一次感觉容谦真的生气了。

    “跟为父回去!”容谦不由分说地拽着秦筝消失在夜色之?#26657;?#21482;留下独孤傲一个人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在微凉的夜风之中无比凌乱,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开场白,他想说:“伯父,?#21307;?#29420;孤傲,我跟阿筝从小一起长大……”

    独孤傲皱着眉头,默默地站了起来,走回了亭子里,在秦筝之?#30333;?#36807;的位置坐了下来,皱眉?#20102;肌?#20182;本来以为面对秦筝是最难的,但是看到秦筝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点儿都不难,只是他之前脑子里进水了,总是在自欺欺人地逃避,逃避久了,自己都觉得保持现状挺好的,但那个傻姑娘一直在痴痴地等着他,坚定不移。他何其?#20197;耍以说?#35753;他很想抽自己几巴掌,因为他心?#24515;?#20813;还是会有深深的歉疚……

    而独孤傲现在才意识到,面对秦筝并不难,因为秦筝?#19981;?#20182;,还傻傻地故意摔倒想要让他扶,这种?#23383;?#30340;事情,独孤傲觉得大概是莫轻尘媳妇儿教的,因为以前秦筝虽然?#19981;?#29420;孤傲,但她也是个很骄傲的姑娘,做不出这种有点小?#20204;?#23567;可爱的事情。而独孤傲觉得,对他来说真正困难的,怕是取得容谦和青叶的认可,他想和秦筝在一起,这是避不开的,他也不想逃避。

    可问题是容谦没有给独孤?#20102;?#35805;的机会,独孤傲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亭子,也不敢就这?#21019;?#26202;上贸然去打扰容谦和青叶,决定还是去找他家师姐聊聊吧。

    穆妍还没睡,她的房间里面铺上了一块柔软的地毯,拓跋严赤着脚,背着小星儿在地上爬。

    这?#29238;?#26376;拓跋严又长高了,也只有跟小星儿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做这?#20174;字?#30340;事情,而拓跋严爬了两圈之后,小星儿伸出白嫩的小手拍着他的背,拓跋严就停下,把小星儿放了下来。

    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独有的信号,代表小星儿要换别的游戏玩儿了。然后拓跋严躺在地上,双手扶着小星儿的胳膊,小星儿站在拓跋严肚子上,小脚丫蹦啊蹦,跳啊跳,开心极了。

    穆妍就坐在不远处,正在看一本书,孩子的笑声让她无法专注,而她看的也不是?#35009;?#21307;书或者别的复杂的书籍,是一个话本子,写得虽然?#34892;?#31163;奇,倒也颇有意趣。

    敲门声响起,随之响起了独孤傲的声音,拓跋严说了一句:“独孤叔叔进来吧。”

    独孤傲进门,看到小星儿和拓跋?#24076;?#30524;底闪过一丝笑意,走过去,蹲下来,摸了摸小星儿白嫩的小脸,然后才看向了穆妍。

    “看你的样子,应该很顺利。”穆妍合上了?#31181;?#30340;话本子,看着独孤?#20102;怠?br />
    独孤傲一开口却是叹气:“师姐,我要跟阿筝在一起。”

    “去啊,谁拦着你了?不过你们还没成亲,你夜探香闺我不管,只要阿筝没意见,但你早上早点走,别让人发现了,尤其?#21069;?#31581;的父母,不然……”穆妍很淡定地对独孤?#20102;怠?br />
    独孤傲皱眉看着穆妍:“师姐你在说?#35009;?#20081;七八糟的?孩子都在,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拓跋严嘿嘿一笑:“独孤叔叔,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娘都说我可以找媳妇儿了呢,小弟还听不懂,没关系的。”

    独孤傲无语,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穆妍说:“师姐,我不会?#20381;?#30340;,但是伯父一见到我就很生气怎么办?”

    穆妍拿起?#31181;?#30340;书就敲了一下独孤傲的脑袋:“阿筝肯定不可能在父母面前?#30340;?#22351;话,如果不是被容伯父撞见你做了?#35009;?#27809;规矩的事情,他怎么会生你的气?你还?#30340;?#19981;会?#20381;矗?#20320;逗我呢!独孤小傲,姐姐我先前可是被你装傻充楞骗?#25749;?#20037;,以为你真的清心寡欲,不懂情爱,你倒是能耐大发了啊!装?#35009;?#39640;冷忧郁?你有本事接着装,装一辈子,我敬你是个真的冰山!”

    拓跋严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一边抱着小星儿继续玩儿,一边说:“娘啊,独孤叔叔肯定不是装的,他性子确实是内向,我相信这是真的,他只是还不够信任我们,所以没办法对我们吐露真正的心事吧。”

    独孤傲点头表?#25937;?#21516;拓跋严的话,然后就被穆妍踹了一脚:“你还点头?不信任我?#21069;桑?#25105;现在把你扔海里喂鱼你信不信?”

    独孤傲一脸无?#21361;骸?#24072;姐,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穆妍轻哼了一声:“你跟阿筝的事情,以往你就咬死了?#30340;?#20204;俩是兄妹,别的往事对我只字不提,你这信任还真够可以的。”

    “师姐,我真的错了。”独孤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我的性格,?#21307;?#22825;说的话比我过去一个月说得都多,我不是装的,我只是……当时自己?#35009;?#24819;清楚,不知道该怎么说起吧。”

    独孤傲性格的确是?#34892;?#23396;僻的,这是真的,不是装的,他的沉默寡言也是真的,?#34892;?#20107;没有告诉穆妍,无关信?#21361;?#20063;只是性格使然。他今天的行为对身边的人来说,变得?#34892;?#19981;像他了,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压在他心底,困扰他很久的感情突然豁然开朗,而秦筝现在就跟他在一个屋檐下,他也无从逃避了,再加上穆霖和穆妍兄妹诱导他说出了当年的往事,?#34892;?#27785;重的心事,说出来真的会让人如释重负。

    独孤傲现在依旧是独孤傲,他的性格没有变,但他又不是傻子,以往是刻意逃避,如今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他当然会选择做该做的事情。当年他自以为?#19981;?#27575;沁的时候,便能对殷沁百依百顺,赴汤蹈火,他现在遇到了真正值得珍惜的人,又怎么可能再犹豫退缩呢?

    “你跟阿筝做?#35009;?#34987;伯父撞见了?”穆妍没好气地问独孤傲。她现在是真看透独孤傲了,这货说白了就是两个字,闷骚!外表超级闷,能把人闷死那种,让穆妍这种曾经专门学过心理学专业的人都看不透他在想?#35009;矗?#21487;他心里其实?#35009;?#37117;懂,之前也是作茧自缚,自己不敢面对秦筝,才会耽误那么长时间。

    “?#35009;皇裁矗?#29420;孤傲微微垂眸,“就抱了一下而已。”

    “容伯父怕是还不知道你是谁,并?#20063;?#29238;伯母相中我大哥当女婿了,然后被他亲眼撞见你抱着他宝贝女儿?你说他能不生气吗?换谁谁能接受?”穆妍看着独孤傲没好气地说。

    “他确实不知道我是谁。”独孤傲幽幽地说。

    穆妍看着独孤傲,忍不住又拿书砸了一下独孤傲的脑袋,看着他说:“独孤啊,你是真命好,运气也贼好。”

    “啊?”独孤傲愣了一下。

    “这是好事啊!”穆妍唇角微勾,“伯父伯母?#38405;?#19968;无所知,接下来他们?#38405;?#30340;印象,就看秦筝怎么说,看你怎么做了。秦筝真是眼睛有问题才看上你,要我早把你剁了,不过你们从小的感情我倒?#35009;?#26377;?#35009;?#26435;力评价,你是做了不少混蛋事,但秦筝不是我,她这么?#19981;?#20320;,肯定会在她父母面前?#30340;?#30340;好话,?#30340;?#25937;过她的命,?#30340;?#23545;她多好多好,至于你做的那些混账事,你放心,秦筝绝对不会对她父母提一个字的。”

    独孤傲微微点头:“师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其实独孤傲一开始就想到,这并不是?#35009;?#22351;事,只是他原本是打算自己跟容谦解释的,没想到容谦把秦筝拉走了。现在容谦和青叶肯定在?#21543;?#38382;”秦筝,而这?#28909;?#29420;孤傲自?#21307;?#32461;,自己亲自解释,其?#36947;?#24471;更好一些,对独孤傲更有利,因为他本身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心里还在犹豫?#35009;?#33021;说?#35009;?#19981;能说,但换秦筝说就不会有?#39759;?#38382;题了。穆妍?#25237;?#23396;傲都相信,秦筝一定会说尽独孤傲的好话,因为在秦筝心里,她?#19981;?#30340;独孤傲,就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

    “但我觉得?#34892;?#20107;瞒着伯父伯母,我心安理得地认了阿筝对我的评价,很虚?#20445;?#20063;有点无耻。”独孤傲嘴角微微?#34892;?#33258;?#21834;?#20182;知道秦筝一定会在父母面前夸他,但他根本没有那么好。

    “独孤,你应该这样想,?#34892;?#20107;情让长辈知道,对谁都没有好处。他们?#38405;?#30340;印象变差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们会知道他们的女儿曾经受?#25749;?#22810;很多的苦,这样他们心里会很难受的。我想秦筝应该不会在父母面前提她在那边遭遇的苦难,所说的都是她遇到?#25749;?#24515;人,过得很好,因为她不想让她的父母对她太过歉?#21361;?#36825;是为人子女该有的孝顺,你?#30340;兀俊?#31302;妍看着独孤?#20102;怠?br />
    独孤傲神色一正:“师姐说得对,是我想岔了。”

    “不过你心安理得地享受秦筝为你粉饰的太平,也是真的有点虚伪和无耻。”穆妍看着独孤?#20102;怠?br />
    独孤傲神色一僵:“师姐,那我应该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享受,但不能心安理得,懂不懂?你要加倍对秦筝好,对伯父伯母好,真正变成秦筝所说的那种好男人!”穆妍看着独孤傲恨铁不成钢地说。

    独孤傲眼睛一亮:“我懂了。”

    “独孤,人生苦短,你运气好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记着,要惜福。”穆妍看着独孤傲神色认真地说。

    独孤傲郑重地点头:“师姐放心,我会的。”

    “给你一个小小的忠告。”穆妍看着独孤?#20102;担?#20271;父伯母肯定不希望再看到你跟秦筝还没成亲,你?#25237;?#22905;动手动脚,这是宠女儿的父母都不能忍的。当初我师父那么?#19981;?#33831;月儿这个孙女婿,看到萧月儿跟小玉在一起,照样心里不爽,更别?#30340;?#38271;得不如萧月儿,又不会说话,还被伯父撞见过行为不检点。”

    “成?#23383;?#21069;,我会守规矩的。”独孤傲微微点头。

    “我是提醒你作坏事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被发现。”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独孤傲嘴角一抽:“师姐,你对我真好。”

    “至于成亲的事情,别太心?#20445;?#26174;得不稳重。”穆妍看着独孤?#20102;担?#39034;其自然就好,你跟阿筝也很久没见了,可以好好再培养培养感情,最重要的是你要取得她父母的认可,这对她?#38405;?#37117;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明白了。”独孤傲点头,“但是我觉得我们最好在叶明华发现她之前就成亲,这样叶明华就别痴心妄想了。”

    穆妍白了独孤傲一眼:“你是不是想着叶明华再来的时候,?#25077;?#30528;秦筝去跟他说,这是你媳妇儿?”

    独孤傲轻咳了两声:“这个,也是天经地义的吧!”

    “独孤小傲你真是出息了!”穆妍看着独孤傲凉凉地说,“别想那些有的没的,难道你们没成亲,你还能让叶明华把秦筝从你身边抢走不成?”

    “不可能!”独孤?#20102;怠?br />
    “那不就得了。不要本末倒置,情敌固然不能忽视,但更重要的是秦筝和她父母的认可。”穆妍对独孤?#20102;担?#25105;现在也有点想揍你,你可以滚了,在我反悔之前,?#28216;?#38754;前消失。”

    独孤傲起身?#38405;?#22925;做了个揖:“多谢师姐。”话落就大步离开了。

    拓跋严让小星儿骑在了他的脖子上,站了起来,小星儿对着穆妍笑眯眯地招手,穆妍眼?#26032;?#26159;笑意:“儿子,你们该睡啦。”

    “小弟还不想睡,我再陪他玩一会儿。”拓跋严笑着说,他们兄弟之间有很神秘的语言,拓跋严知道小星儿?#35009;?#26102;候想睡觉,?#35009;?#26102;候是饿了,?#35009;?#26102;候是想玩?#35009;矗行?#31302;妍这个当娘的都不懂。

    “好。”穆妍微微点头。

    “娘,咱们是不是很快又能喝喜酒了?”拓跋严问穆妍,“我看独孤叔叔终于开窍了。”

    “你独孤叔叔那个人啊,也是认死理,以前?#19981;?#19968;个人,?#36884;?#24471;那人千般好,傻乎乎地为她卖命,后来觉得对不起你阿筝姑姑,?#36884;?#24471;自?#21644;?#33324;错,不敢面对。好在还有机会重来,不然他真的可能会孤独终?#24076;?#20498;是很配他那个欠揍的名字。”穆妍轻笑了一声说。

    “我觉得阿筝姑姑跟独孤叔叔很般配啊,阿筝姑姑也是认死理,不然也不会一直?#19981;?#29420;孤叔叔。”拓跋严说。

    “儿子你说得很对。”穆妍微微点头。每个人?#26408;?#21382;不同,性格不同,爱人的方式自然是不同的。只要不打着爱的名义?#25749;?#21035;人,穆妍觉得就无所谓对错。付出,收获,大多数时候是经不起比较的,太过?#24179;?#20415;不?#30475;?#20102;。

    所以秦筝记得的总是独孤傲的好,她付出得多,却并不觉得自?#20309;?#23624;,因为这也是她的人生,是她成长的一部分,她经历了,体会过,欢喜过,流过泪,便都是收获。

    豁达并理智地对待不顺利的感情,这是秦筝能走到今天,依旧温暖善良的原因,因为她坚持她所爱的,但她也拥有自己的人生,穆妍相信便是没有独孤傲,秦筝未来依旧会过得很好。

    容谦和青叶以及秦筝住在城主府的聆音?#28023;?#36825;会儿天色已经很晚了,独孤傲飞身而来,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聆音院之?#26657;?#38752;近了亮着灯的房间。

    房间里面,容谦皱眉,青叶惊愕,秦筝倒是坦荡荡的样子。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还是秦筝先开口了:“爹,娘,我一直没有跟你们提过我?#19981;?#30340;人,以前是觉得我们相隔太远,怕是很难再见了,但他之前也跟穆大哥一起去凤鸣城救我们,为了帮我们引开外祖母的人,才没有跟我们同行。”

    “你?#19981;?#30340;人,不?#21069;?#38678;吗?”青叶感觉有点?#21361;?#22905;一直相中的女婿就是穆霖,觉得穆霖样样都好,她专门给穆霖做的衣服都做好了一大半了,结果现在秦筝竟然说她?#19981;?#30340;另有其人?!

    秦筝蹙眉:“不是,我跟穆大哥只是朋友,穆大哥?#25749;?#22909;,爹娘可千万别误会了,我们没?#35009;?#30340;。”

    “可阿霖真的很好啊,?#35009;?#23094;妻,洁身自好,筝儿你怎么会不?#19981;?#20182;呢?”青叶在想,这不合理,穆霖明明那么好,她家傻姑娘怎么偏偏没看上穆霖呢?青叶完全没想提秦筝说的某个人……

    秦筝神色?#34892;?#26080;?#21361;骸?#23064;,穆大哥是很好,但我们真的只是朋友,穆大哥也只当我是朋?#36873;!?br />
    “这?#21069;?#38678;说的吗?他不?#19981;?#20320;?”青叶皱眉问。

    秦筝扶额:“娘,这跟穆大哥根本没有?#39759;?#20851;系。”

    容谦握了一下青叶的手,微微摇头,示意他来问。然后容谦看着秦筝神色严肃地说:“花园里那个混小子,叫?#35009;?#21517;字?你们怎么?#40092;?#30340;?他?#28909;?#27604;我们早回来,为?#35009;?#19968;直不露面,还?#38405;愣?#25163;动脚的?”

    青叶一听就恼了:“?#35009;矗?#26159;谁?还对筝儿动手动脚?”

    秦筝?#25104;?#24494;红:“爹,娘,你们都误会了。”

    “误会?#35009;?#20102;?为父亲眼所见,有?#35009;次?#20250;的?那小子竟然还想娶你,他是谁啊他就想娶你?没礼貌!哪有一见面先下跪的,也不说自己是谁!”容谦显然已经看独孤傲很不顺眼了。

    秦筝正了正神色说:“爹,娘,你们听我说。那是我师兄,他叫独孤傲,他……”

    “这个名字就不好,”青叶皱眉说,“独,孤,还傲?不如阿霖的名字光明磊落,听着好听。”

    秦筝这下真的无奈了:“爹,娘,别提穆大哥了,万一让人知道要?#20013;?#35805;了,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我?#19981;?#30340;是我师兄,一直都是。”

    “他是?#35009;?#20154;?你们怎么?#40092;?#30340;?”容谦看着秦筝问。

    秦筝神色认真地说:“我小时候有一次遇到危险,是他救了我的命,收留了我。”

    容谦和青叶同时皱眉,容谦看着秦筝问:“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秦筝摇头:“都过去了,我不想让爹娘担心,只是有惊无险。师兄武功高强,收留了我之后,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照顾我,保护我,我想学琴,他就送我一把琴,我想学武功,他就教我武功。我们一起长大的,他对我真的很好的。”

    “那你刚回来的时候,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容谦皱眉问。

    秦筝微微一笑说:“那个是我遇到师?#31181;?#21069;,在别的地方意外受的伤,师兄本来要找人为我医?#21361;?#20294;我不在意,师兄也不在意,就没有治。”

    “筝儿你的意思是,你们是青?#20998;?#39532;,两情相悦?”青叶神色莫名,“那当初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他为?#35009;?#35201;跟你分开?”

    “师兄不善言辞,只是默默地保护我,我以为他不?#19981;?#25105;,就自己一个人走了,不是他要跟我分开的。”秦筝低着头说。

    “筝儿,他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吗?”容谦看着秦筝神色严肃地问,“为父怎么觉得,你没有完全说实话。”

    “爹,我?#19981;?#20182;,他也?#19981;?#25105;,我本来以为我们相隔万里,此生都不能再见了,便不想提起,让爹娘担心,但是现在我们又见面了,我很开心。”秦筝神色坦然地看着容谦和青叶说。

    “后花?#21834;?#23481;谦皱眉。

    “是……”秦筝?#25104;?#24494;红,“师?#31181;?#21069;没露面是因为正好闭关了,我乍一看到他,一时情难自禁,所以……”

    “筝儿你是说,是你主动的?”容谦不可置信地看着秦筝,有点不相信这是他家一向规矩守礼的宝贝女儿能做出来的事情。

    然后秦筝默默地点了点头,用通红的脸来证明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真的特别?#19981;?#29420;孤傲。其实秦筝只是想到了独孤傲当时突然抱她的感觉,心跳有点快……

    “不早了,筝儿你?#28982;?#21435;休息,有?#35009;?#20107;明日再说。”容谦说让秦筝?#28982;?#21435;,他显然一时无法接受中意的女婿突然换了个人,虽然秦筝把独孤?#20102;?#24471;那么好,但容谦的对独孤傲的印象着实并不好。

    “那我?#28982;?#21435;了,爹和娘也早点休息。”秦筝微微点头,?#25512;?#36523;离开了。

    秦筝走了之后,青叶蹙眉问容谦:?#36299;?#20844;,你见到那个孤独……独孤傲了,你觉得他怎么样?容貌如何?#31185;?#36136;如何?”

    容谦在想怎么形容,思考过后对青叶说:“容貌气质都不如阿霖。”

    青叶叹了一口气:“阿霖那么好,可筝儿怎么就……算了,现在说这些?#35009;?#29992;了,咱们家姑娘明显是认定那个独孤傲了,你看她提起独孤傲的时候,眼神都不对劲。之前怕是咱们误会了,她跟阿霖本就没?#35009;矗前?#38678;?#25749;茫?#23545;咱们都好,咱们想多了。”

    容谦微微点头:“但我总觉得筝儿没有全说实话,筝儿的亲事,固然是她?#19981;?#26368;重要,但那个独孤傲,我们还是再看看吧!”

    躲在门外偷听的独孤傲默默地飘走了,也不敢去秦筝的房间,因为秦筝就住在容谦和青叶隔壁,他怕被发现,到时候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独孤傲再次见到穆霖的时候,穆霖就?#24613;?#30561;了,看到独孤傲这么晚来找他,皱眉问了一句:“?#35009;?#20107;?没事出去,我要睡了。”穆霖今天看独孤傲相当不顺眼。

    “有件事想问你。”独孤傲看着穆霖神色认真地说,“都说长兄如父,你跟师姐感情深厚,当年她要嫁给萧星寒的时候,你对萧星寒是?#35009;?#24863;觉?”

    穆霖很淡定地说:“就一个感觉,想撕了他。”

    理智归理智,感情归感情,穆霖知道穆妍是为了救他才要嫁给萧星寒,也知道萧星寒可以救他,但作为穆妍的哥哥,穆霖一开始也觉得萧星寒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更何况萧星寒当初?#38405;?#22925;有过一些粗鲁的行为,知情的慕容恕后来还当笑话告诉过穆霖。

    此时远在万里之外的萧星寒,突然打了个喷嚏,微微皱眉,感觉像是有人在骂他。

    “师父,时间到了吗?能不能拉我上去啊?”萧星寒站在船上,船在海中快速前行,而海里有个黑漆漆的脑袋冒了出来,声音那叫一个凄?#25671;?br />
    萧星寒低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光照得他那张绝世脸庞忽明忽?#25285;?#20182;把玩着?#31181;?#30340;一个小玉坠儿,毫无感情地说:“还差一刻?#21360;!?br />
    齐昀出现在萧星寒身后,低头看着那个黑漆漆的脑袋再次消失在海里,微微一笑说:“你对上官小凌也太严厉了些,他修炼?#36947;?#20102;一刻钟,你就把他绑着绳子扔进海里泡了两个时辰,两位上官前辈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心疼死了。”

    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下次再?#36947;粒?#25105;就把他挂到桅杆上面去暴晒两个时辰,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齐昀默默地为上官凌捏了一把汗。当初上官悯让上官凌跟着萧星寒出来历练,萧星寒倒是真够意思,或许是跟穆妍和孩子分开之后?#37027;?#27809;那么爽,所以天天盯着上官凌修炼,稍一不满意就是?#22836;!?#20116;花八门的严酷?#22836;?#25226;原本细皮嫩肉的上官凌少爷折磨得生无可?#25285;?#25165;两个多月,俨然已经变成又黑又瘦的糙汉子了,怕是回去连上官悯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本章完)pp

(四库书小说网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
一尾中特网 12选5爱彩乐 香港六合彩图库 网球规则视频教程 甘肃快3遗漏号查询 快乐飞艇怎么计划 能玩梭哈的棋牌游戏 中国彩票有人中过大奖 连码三全中是什么数字 全年资料9肖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分析 网易彩票亦夫预测 126期码报迷图 北京pk10前二最大遗漏 安徽快3三同号444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