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書 > 女生小說 >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 367.想撕了他

(四庫書 www.77969927.com)

    對于容謙的問題,獨孤傲也有瞬間的懵,因為他不知道秦箏竟然從未在她父母面前提起過他。可下一刻,獨孤傲的腦子便無比清醒地意識到,這是件好事!

    假如秦箏跟容謙和青葉說過獨孤傲,那么要說什么?說當年獨孤傲救過她,說她喜歡獨孤傲,那容謙和青葉肯定會問秦箏為何沒有跟獨孤傲在一起,秦箏如果不想對父母撒謊的話,那就只能說獨孤傲拒絕了她,覺得自家女兒什么都好,只想對秦箏千嬌百寵的容謙和青葉絕對會看獨孤傲不順眼的,以為獨孤傲讓他們的女兒傷心了。

    但是現在,獨孤傲在容謙和青葉心中還是一張完全的白紙,這也是秦箏的一點細膩的小心思。

    秦箏沒有刻意對容謙和青葉提過獨孤傲,一個原因是提到獨孤傲就避免不了要說他們是怎么認識的,又經歷過什么,但秦箏不想讓他們知道她在另外一片大陸過得不好,還曾經有過生命危險。

    而另外一個原因是,秦箏心中終究還是放不下獨孤傲的,自然也幻想過有朝一日他們能在一起,而她希望到那時再向她的父母介紹獨孤傲這個人,她可以沒有顧慮地把獨孤傲帶到容謙和青葉面前,說這是她喜歡的男人,他們一起長大,有過很多共同的經歷,說獨孤傲對她很好很好,讓他們放心。

    秦箏也考慮過,如果再見,獨孤傲依舊只當她是妹妹,那么她會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的心思,不給獨孤傲增加任何困擾,也絕不讓她的父母知道,只告訴她的父母,獨孤傲是救過她的恩人,是保護過她很多年的師兄,這樣他們便能成為沒有芥蒂的一家人。

    獨孤傲心中正在打草稿,怎樣不說謊,又能避開那些不該提的往事,向容謙介紹自己,可容謙卻板著臉大步走過去,拉著秦箏就走。

    “爹,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秦箏有些著急想跟容謙解釋,因為她回到父母身邊之后,第一次感覺容謙真的生氣了。

    “跟為父回去!”容謙不由分說地拽著秦箏消失在夜色之中,只留下獨孤傲一個人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在微涼的夜風之中無比凌亂,因為他已經想好了開場白,他想說:“伯父,我叫獨孤傲,我跟阿箏從小一起長大……”

    獨孤傲皺著眉頭,默默地站了起來,走回了亭子里,在秦箏之前坐過的位置坐了下來,皺眉沉思。他本來以為面對秦箏是最難的,但是看到秦箏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點兒都不難,只是他之前腦子里進水了,總是在自欺欺人地逃避,逃避久了,自己都覺得保持現狀挺好的,但那個傻姑娘一直在癡癡地等著他,堅定不移。他何其幸運,幸運得讓他很想抽自己幾巴掌,因為他心中難免還是會有深深的歉疚……

    而獨孤傲現在才意識到,面對秦箏并不難,因為秦箏喜歡他,還傻傻地故意摔倒想要讓他扶,這種幼稚的事情,獨孤傲覺得大概是莫輕塵媳婦兒教的,因為以前秦箏雖然喜歡獨孤傲,但她也是個很驕傲的姑娘,做不出這種有點小矯情小可愛的事情。而獨孤傲覺得,對他來說真正困難的,怕是取得容謙和青葉的認可,他想和秦箏在一起,這是避不開的,他也不想逃避。

    可問題是容謙沒有給獨孤傲說話的機會,獨孤傲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起身離開了亭子,也不敢就這么大晚上貿然去打擾容謙和青葉,決定還是去找他家師姐聊聊吧。

    穆妍還沒睡,她的房間里面鋪上了一塊柔軟的地毯,拓跋嚴赤著腳,背著小星兒在地上爬。

    這幾個月拓跋嚴又長高了,也只有跟小星兒在一起的時候才會做這么幼稚的事情,而拓跋嚴爬了兩圈之后,小星兒伸出白嫩的小手拍著他的背,拓跋嚴就停下,把小星兒放了下來。

    這是他們兄弟之間獨有的信號,代表小星兒要換別的游戲玩兒了。然后拓跋嚴躺在地上,雙手扶著小星兒的胳膊,小星兒站在拓跋嚴肚子上,小腳丫蹦啊蹦,跳啊跳,開心極了。

    穆妍就坐在不遠處,正在看一本書,孩子的笑聲讓她無法專注,而她看的也不是什么醫書或者別的復雜的書籍,是一個話本子,寫得雖然有些離奇,倒也頗有意趣。

    敲門聲響起,隨之響起了獨孤傲的聲音,拓跋嚴說了一句:“獨孤叔叔進來吧。”

    獨孤傲進門,看到小星兒和拓跋嚴,眼底閃過一絲笑意,走過去,蹲下來,摸了摸小星兒白嫩的小臉,然后才看向了穆妍。

    “看你的樣子,應該很順利。”穆妍合上了手中的話本子,看著獨孤傲說。

    獨孤傲一開口卻是嘆氣:“師姐,我要跟阿箏在一起。”

    “去啊,誰攔著你了?不過你們還沒成親,你夜探香閨我不管,只要阿箏沒意見,但你早上早點走,別讓人發現了,尤其是阿箏的父母,不然……”穆妍很淡定地對獨孤傲說。

    獨孤傲皺眉看著穆妍:“師姐你在說什么亂七八糟的?孩子都在,能不能正經一點兒?”

    拓跋嚴嘿嘿一笑:“獨孤叔叔,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娘都說我可以找媳婦兒了呢,小弟還聽不懂,沒關系的。”

    獨孤傲無語,在穆妍對面坐了下來,看著穆妍說:“師姐,我不會亂來的,但是伯父一見到我就很生氣怎么辦?”

    穆妍拿起手中的書就敲了一下獨孤傲的腦袋:“阿箏肯定不可能在父母面前說你壞話,如果不是被容伯父撞見你做了什么沒規矩的事情,他怎么會生你的氣?你還說你不會亂來?你逗我呢!獨孤小傲,姐姐我先前可是被你裝傻充楞騙了很久,以為你真的清心寡欲,不懂情愛,你倒是能耐大發了啊!裝什么高冷憂郁?你有本事接著裝,裝一輩子,我敬你是個真的冰山!”

    拓跋嚴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一邊抱著小星兒繼續玩兒,一邊說:“娘啊,獨孤叔叔肯定不是裝的,他性子確實是內向,我相信這是真的,他只是還不夠信任我們,所以沒辦法對我們吐露真正的心事吧。”

    獨孤傲點頭表示認同拓跋嚴的話,然后就被穆妍踹了一腳:“你還點頭?不信任我是吧?我現在把你扔海里喂魚你信不信?”

    獨孤傲一臉無奈:“師姐,我錯了,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穆妍輕哼了一聲:“你跟阿箏的事情,以往你就咬死了說你們倆是兄妹,別的往事對我只字不提,你這信任還真夠可以的。”

    “師姐,我真的錯了。”獨孤傲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今天說的話比我過去一個月說得都多,我不是裝的,我只是……當時自己也沒想清楚,不知道該怎么說起吧。”

    獨孤傲性格的確是有些孤僻的,這是真的,不是裝的,他的沉默寡言也是真的,有些事沒有告訴穆妍,無關信任,也只是性格使然。他今天的行為對身邊的人來說,變得有些不像他了,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壓在他心底,困擾他很久的感情突然豁然開朗,而秦箏現在就跟他在一個屋檐下,他也無從逃避了,再加上穆霖和穆妍兄妹誘導他說出了當年的往事,有些沉重的心事,說出來真的會讓人如釋重負。

    獨孤傲現在依舊是獨孤傲,他的性格沒有變,但他又不是傻子,以往是刻意逃避,如今已經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他當然會選擇做該做的事情。當年他自以為喜歡殷沁的時候,便能對殷沁百依百順,赴湯蹈火,他現在遇到了真正值得珍惜的人,又怎么可能再猶豫退縮呢?

    “你跟阿箏做什么被伯父撞見了?”穆妍沒好氣地問獨孤傲。她現在是真看透獨孤傲了,這貨說白了就是兩個字,悶騷!外表超級悶,能把人悶死那種,讓穆妍這種曾經專門學過心理學專業的人都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可他心里其實什么都懂,之前也是作繭自縛,自己不敢面對秦箏,才會耽誤那么長時間。

    “也沒什么,”獨孤傲微微垂眸,“就抱了一下而已。”

    “容伯父怕是還不知道你是誰,并且伯父伯母相中我大哥當女婿了,然后被他親眼撞見你抱著他寶貝女兒?你說他能不生氣嗎?換誰誰能接受?”穆妍看著獨孤傲沒好氣地說。

    “他確實不知道我是誰。”獨孤傲幽幽地說。

    穆妍看著獨孤傲,忍不住又拿書砸了一下獨孤傲的腦袋,看著他說:“獨孤啊,你是真命好,運氣也賊好。”

    “啊?”獨孤傲愣了一下。

    “這是好事啊!”穆妍唇角微勾,“伯父伯母對你一無所知,接下來他們對你的印象,就看秦箏怎么說,看你怎么做了。秦箏真是眼睛有問題才看上你,要我早把你剁了,不過你們從小的感情我倒也沒有什么權力評價,你是做了不少混蛋事,但秦箏不是我,她這么喜歡你,肯定會在她父母面前說你的好話,說你救過她的命,說你對她多好多好,至于你做的那些混賬事,你放心,秦箏絕對不會對她父母提一個字的。”

    獨孤傲微微點頭:“師姐這么說我就放心了。”

    其實獨孤傲一開始就想到,這并不是什么壞事,只是他原本是打算自己跟容謙解釋的,沒想到容謙把秦箏拉走了。現在容謙和青葉肯定在“審問”秦箏,而這比讓獨孤傲自我介紹,自己親自解釋,其實來得更好一些,對獨孤傲更有利,因為他本身并不是一個擅長言辭的人,心里還在猶豫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但換秦箏說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穆妍和獨孤傲都相信,秦箏一定會說盡獨孤傲的好話,因為在秦箏心里,她喜歡的獨孤傲,就是這個世上最好的男人……

    “但我覺得有些事瞞著伯父伯母,我心安理得地認了阿箏對我的評價,很虛偽,也有點無恥。”獨孤傲嘴角微微有些自嘲。他知道秦箏一定會在父母面前夸他,但他根本沒有那么好。

    “獨孤,你應該這樣想,有些事情讓長輩知道,對誰都沒有好處。他們對你的印象變差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們會知道他們的女兒曾經受了很多很多的苦,這樣他們心里會很難受的。我想秦箏應該不會在父母面前提她在那邊遭遇的苦難,所說的都是她遇到了好心人,過得很好,因為她不想讓她的父母對她太過歉疚,這是為人子女該有的孝順,你說呢?”穆妍看著獨孤傲說。

    獨孤傲神色一正:“師姐說得對,是我想岔了。”

    “不過你心安理得地享受秦箏為你粉飾的太平,也是真的有點虛偽和無恥。”穆妍看著獨孤傲說。

    獨孤傲神色一僵:“師姐,那我應該怎么辦?”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享受,但不能心安理得,懂不懂?你要加倍對秦箏好,對伯父伯母好,真正變成秦箏所說的那種好男人!”穆妍看著獨孤傲恨鐵不成鋼地說。

    獨孤傲眼睛一亮:“我懂了。”

    “獨孤,人生苦短,你運氣好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記著,要惜福。”穆妍看著獨孤傲神色認真地說。

    獨孤傲鄭重地點頭:“師姐放心,我會的。”

    “給你一個小小的忠告。”穆妍看著獨孤傲說,“伯父伯母肯定不希望再看到你跟秦箏還沒成親,你就對她動手動腳,這是寵女兒的父母都不能忍的。當初我師父那么喜歡蕭月兒這個孫女婿,看到蕭月兒跟小玉在一起,照樣心里不爽,更別說你長得不如蕭月兒,又不會說話,還被伯父撞見過行為不檢點。”

    “成親之前,我會守規矩的。”獨孤傲微微點頭。

    “我是提醒你作壞事的時候小心一點,不要被發現。”穆妍似笑非笑地說。

    獨孤傲嘴角一抽:“師姐,你對我真好。”

    “至于成親的事情,別太心急,顯得不穩重。”穆妍看著獨孤傲說,“順其自然就好,你跟阿箏也很久沒見了,可以好好再培養培養感情,最重要的是你要取得她父母的認可,這對她對你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明白了。”獨孤傲點頭,“但是我覺得我們最好在葉明華發現她之前就成親,這樣葉明華就別癡心妄想了。”

    穆妍白了獨孤傲一眼:“你是不是想著葉明華再來的時候,你摟著秦箏去跟他說,這是你媳婦兒?”

    獨孤傲輕咳了兩聲:“這個,也是天經地義的吧!”

    “獨孤小傲你真是出息了!”穆妍看著獨孤傲涼涼地說,“別想那些有的沒的,難道你們沒成親,你還能讓葉明華把秦箏從你身邊搶走不成?”

    “不可能!”獨孤傲說。

    “那不就得了。不要本末倒置,情敵固然不能忽視,但更重要的是秦箏和她父母的認可。”穆妍對獨孤傲說,“我現在也有點想揍你,你可以滾了,在我反悔之前,從我面前消失。”

    獨孤傲起身對穆妍做了個揖:“多謝師姐。”話落就大步離開了。

    拓跋嚴讓小星兒騎在了他的脖子上,站了起來,小星兒對著穆妍笑瞇瞇地招手,穆妍眼中滿是笑意:“兒子,你們該睡啦。”

    “小弟還不想睡,我再陪他玩一會兒。”拓跋嚴笑著說,他們兄弟之間有很神秘的語言,拓跋嚴知道小星兒什么時候想睡覺,什么時候是餓了,什么時候是想玩什么,有些穆妍這個當娘的都不懂。

    “好。”穆妍微微點頭。

    “娘,咱們是不是很快又能喝喜酒了?”拓跋嚴問穆妍,“我看獨孤叔叔終于開竅了。”

    “你獨孤叔叔那個人啊,也是認死理,以前喜歡一個人,就覺得那人千般好,傻乎乎地為她賣命,后來覺得對不起你阿箏姑姑,就覺得自己萬般錯,不敢面對。好在還有機會重來,不然他真的可能會孤獨終老,倒是很配他那個欠揍的名字。”穆妍輕笑了一聲說。

    “我覺得阿箏姑姑跟獨孤叔叔很般配啊,阿箏姑姑也是認死理,不然也不會一直喜歡獨孤叔叔。”拓跋嚴說。

    “兒子你說得很對。”穆妍微微點頭。每個人的經歷不同,性格不同,愛人的方式自然是不同的。只要不打著愛的名義傷害別人,穆妍覺得就無所謂對錯。付出,收獲,大多數時候是經不起比較的,太過計較便不純粹了。

    所以秦箏記得的總是獨孤傲的好,她付出得多,卻并不覺得自己委屈,因為這也是她的人生,是她成長的一部分,她經歷了,體會過,歡喜過,流過淚,便都是收獲。

    豁達并理智地對待不順利的感情,這是秦箏能走到今天,依舊溫暖善良的原因,因為她堅持她所愛的,但她也擁有自己的人生,穆妍相信便是沒有獨孤傲,秦箏未來依舊會過得很好。

    容謙和青葉以及秦箏住在城主府的聆音院,這會兒天色已經很晚了,獨孤傲飛身而來,悄無聲息地落在了聆音院之中,靠近了亮著燈的房間。

    房間里面,容謙皺眉,青葉驚愕,秦箏倒是坦蕩蕩的樣子。一家三口坐在一起,還是秦箏先開口了:“爹,娘,我一直沒有跟你們提過我喜歡的人,以前是覺得我們相隔太遠,怕是很難再見了,但他之前也跟穆大哥一起去鳳鳴城救我們,為了幫我們引開外祖母的人,才沒有跟我們同行。”

    “你喜歡的人,不是阿霖嗎?”青葉感覺有點暈,她一直相中的女婿就是穆霖,覺得穆霖樣樣都好,她專門給穆霖做的衣服都做好了一大半了,結果現在秦箏竟然說她喜歡的另有其人?!

    秦箏蹙眉:“不是,我跟穆大哥只是朋友,穆大哥人很好,爹娘可千萬別誤會了,我們沒什么的。”

    “可阿霖真的很好啊,也沒娶妻,潔身自好,箏兒你怎么會不喜歡他呢?”青葉在想,這不合理,穆霖明明那么好,她家傻姑娘怎么偏偏沒看上穆霖呢?青葉完全沒想提秦箏說的某個人……

    秦箏神色有些無奈:“娘,穆大哥是很好,但我們真的只是朋友,穆大哥也只當我是朋友。”

    “這是阿霖說的嗎?他不喜歡你?”青葉皺眉問。

    秦箏扶額:“娘,這跟穆大哥根本沒有任何關系。”

    容謙握了一下青葉的手,微微搖頭,示意他來問。然后容謙看著秦箏神色嚴肅地說:“花園里那個混小子,叫什么名字?你們怎么認識的?他既然比我們早回來,為什么一直不露面,還對你動手動腳的?”

    青葉一聽就惱了:“什么?是誰?還對箏兒動手動腳?”

    秦箏臉色微紅:“爹,娘,你們都誤會了。”

    “誤會什么了?為父親眼所見,有什么誤會的?那小子竟然還想娶你,他是誰啊他就想娶你?沒禮貌!哪有一見面先下跪的,也不說自己是誰!”容謙顯然已經看獨孤傲很不順眼了。

    秦箏正了正神色說:“爹,娘,你們聽我說。那是我師兄,他叫獨孤傲,他……”

    “這個名字就不好,”青葉皺眉說,“獨,孤,還傲?不如阿霖的名字光明磊落,聽著好聽。”

    秦箏這下真的無奈了:“爹,娘,別提穆大哥了,萬一讓人知道要鬧笑話了,我們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系。我喜歡的是我師兄,一直都是。”

    “他是什么人?你們怎么認識的?”容謙看著秦箏問。

    秦箏神色認真地說:“我小時候有一次遇到危險,是他救了我的命,收留了我。”

    容謙和青葉同時皺眉,容謙看著秦箏問:“之前怎么沒聽你提過?”

    秦箏搖頭:“都過去了,我不想讓爹娘擔心,只是有驚無險。師兄武功高強,收留了我之后,把我當親妹妹一樣,照顧我,保護我,我想學琴,他就送我一把琴,我想學武功,他就教我武功。我們一起長大的,他對我真的很好的。”

    “那你剛回來的時候,臉上的傷是怎么回事?”容謙皺眉問。

    秦箏微微一笑說:“那個是我遇到師兄之前,在別的地方意外受的傷,師兄本來要找人為我醫治,但我不在意,師兄也不在意,就沒有治。”

    “箏兒你的意思是,你們是青梅竹馬,兩情相悅?”青葉神色莫名,“那當初怎么是你一個人回來?他為什么要跟你分開?”

    “師兄不善言辭,只是默默地保護我,我以為他不喜歡我,就自己一個人走了,不是他要跟我分開的。”秦箏低著頭說。

    “箏兒,他真的有你說的這么好嗎?”容謙看著秦箏神色嚴肅地問,“為父怎么覺得,你沒有完全說實話。”

    “爹,我喜歡他,他也喜歡我,我本來以為我們相隔萬里,此生都不能再見了,便不想提起,讓爹娘擔心,但是現在我們又見面了,我很開心。”秦箏神色坦然地看著容謙和青葉說。

    “后花園……”容謙皺眉。

    “是……”秦箏臉色微紅,“師兄之前沒露面是因為正好閉關了,我乍一看到他,一時情難自禁,所以……”

    “箏兒你是說,是你主動的?”容謙不可置信地看著秦箏,有點不相信這是他家一向規矩守禮的寶貝女兒能做出來的事情。

    然后秦箏默默地點了點頭,用通紅的臉來證明她說的都是真的,她真的特別喜歡獨孤傲。其實秦箏只是想到了獨孤傲當時突然抱她的感覺,心跳有點快……

    “不早了,箏兒你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說。”容謙說讓秦箏先回去,他顯然一時無法接受中意的女婿突然換了個人,雖然秦箏把獨孤傲說得那么好,但容謙的對獨孤傲的印象著實并不好。

    “那我先回去了,爹和娘也早點休息。”秦箏微微點頭,就起身離開了。

    秦箏走了之后,青葉蹙眉問容謙:“相公,你見到那個孤獨……獨孤傲了,你覺得他怎么樣?容貌如何?氣質如何?”

    容謙在想怎么形容,思考過后對青葉說:“容貌氣質都不如阿霖。”

    青葉嘆了一口氣:“阿霖那么好,可箏兒怎么就……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咱們家姑娘明顯是認定那個獨孤傲了,你看她提起獨孤傲的時候,眼神都不對勁。之前怕是咱們誤會了,她跟阿霖本就沒什么,是阿霖人好,對咱們都好,咱們想多了。”

    容謙微微點頭:“但我總覺得箏兒沒有全說實話,箏兒的親事,固然是她喜歡最重要,但那個獨孤傲,我們還是再看看吧!”

    躲在門外偷聽的獨孤傲默默地飄走了,也不敢去秦箏的房間,因為秦箏就住在容謙和青葉隔壁,他怕被發現,到時候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獨孤傲再次見到穆霖的時候,穆霖就準備睡了,看到獨孤傲這么晚來找他,皺眉問了一句:“什么事?沒事出去,我要睡了。”穆霖今天看獨孤傲相當不順眼。

    “有件事想問你。”獨孤傲看著穆霖神色認真地說,“都說長兄如父,你跟師姐感情深厚,當年她要嫁給蕭星寒的時候,你對蕭星寒是什么感覺?”

    穆霖很淡定地說:“就一個感覺,想撕了他。”

    理智歸理智,感情歸感情,穆霖知道穆妍是為了救他才要嫁給蕭星寒,也知道蕭星寒可以救他,但作為穆妍的哥哥,穆霖一開始也覺得蕭星寒怎么看怎么不順眼,更何況蕭星寒當初對穆妍有過一些粗魯的行為,知情的慕容恕后來還當笑話告訴過穆霖。

    此時遠在萬里之外的蕭星寒,突然打了個噴嚏,微微皺眉,感覺像是有人在罵他。

    “師父,時間到了嗎?能不能拉我上去啊?”蕭星寒站在船上,船在海中快速前行,而海里有個黑漆漆的腦袋冒了出來,聲音那叫一個凄慘。

    蕭星寒低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光照得他那張絕世臉龐忽明忽暗,他把玩著手中的一個小玉墜兒,毫無感情地說:“還差一刻鐘。”

    齊昀出現在蕭星寒身后,低頭看著那個黑漆漆的腦袋再次消失在海里,微微一笑說:“你對上官小凌也太嚴厲了些,他修煉偷懶了一刻鐘,你就把他綁著繩子扔進海里泡了兩個時辰,兩位上官前輩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心疼死了。”

    蕭星寒神色淡淡地說:“下次再偷懶,我就把他掛到桅桿上面去暴曬兩個時辰,讓他好好長長記性。”

    齊昀默默地為上官凌捏了一把汗。當初上官憫讓上官凌跟著蕭星寒出來歷練,蕭星寒倒是真夠意思,或許是跟穆妍和孩子分開之后心情沒那么爽,所以天天盯著上官凌修煉,稍一不滿意就是懲罰。五花八門的嚴酷懲罰把原本細皮嫩肉的上官凌少爺折磨得生無可戀,才兩個多月,儼然已經變成又黑又瘦的糙漢子了,怕是回去連上官憫都不一定能認出來……

    (本章完)pp

(四庫書小說網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