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書 > 科幻小說 > 燃鋼之魂 > 第一章 死亡開端

(四庫書 www.77969927.com)

    死亡究竟是什么?

    **失去活性,心臟停止跳動,大腦不在運作,靈魂徹底湮滅……這些都是死亡來臨的征兆,只要出現一個,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就能宣告死亡的倒計時。

    但這些是絕對的嗎?

    并不見得。巫妖的**沒有活性,樹人壓根就沒心臟,無頭騎士的腦袋只是個裝飾品,高興的時候上面說不定會擺個南瓜,而某些存在甚至連靈魂都不需要也能活的舒舒服服,甚至無比強大。

    但是,在這個殘酷黑暗的多元宇宙中,死亡是任何存在都不可避免的事情,即便是超凡者,也需要邁過一道道高大的門檻,才能暫時擺脫它的追捕。

    “普瑞斯特,我必須說一件事情。”

    凜冬堡學院總部,地下無菌實驗室中,一個聲音低沉的男人平靜的對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弟子說道:“‘眺望者’精靈部族全員都遭受混沌侵蝕,并且靈魂遭到了瘟疫邪神的攻擊,如今情況很不妙,他們現在正在遠南的精靈故地接受治療,蘇醒時間根本無法預測。”

    “不過,幸虧母樹在毀滅之前,使用最后的力量庇護了他們的靈魂和**,他們雖然遭到重創,但生命無憂,至少活著是能保證的。”

    如此說道,男人卻發現,自己的弟子身體顫抖了一下。

    “但是……蘇爾她并沒有和母樹鏈接啊。”

    “這樣的話,那應該就是死了吧。”

    聞言,灰發的青年頓時咬緊牙關,而男人瞇起眼睛,打量著自己的弟子,然后低聲道:“普瑞斯特,你為什么這么傷心。”

    他輕笑著說道:“你可是超凡者,你難道真的覺得,死亡就是終結?”

    “死亡只是開端。”

    星墜840年,三月七日,早晨七點,摩爾達維亞內城區領主府二層。

    人類喜歡用獨一無二這個詞匯,來形容珍貴且罕見的事物,喜歡用隨處可見,來形容一個事物的常見與泛濫。

    而在邁克羅夫世界,沒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類是常見的,泛濫的。十個人里面,便有差不多就有**個沒有絲毫超凡力量的普通人,而剩下的那一個也未必是正經的職業者,說不定只是會一兩手魔法伎倆亦或是斗氣把戲。

    與之相對,超凡者是毫無疑問是罕見的,在邁克羅夫這個高魔世界中,或許人人都知曉魔法的存在,但真的能夠跨越黑鐵中階的屏障,成為黑鐵上位這種正經職業者階級的人絕對是鳳毛麟角,就好比人人都知道怎么做才能減肥,可只有少部分人才能成功減肥那樣。

    不過,雖然說,的確有‘普通人類’與‘超凡者’這種明顯的區分。

    但這個世界上,并不存在‘普通人’。

    摩爾達維亞領領主府大總管,凜冬堡學院魔網超級管理員,北地領主府官方商會名譽副會長,或許曾經是一把武器但現在已經完全成為管家,凜·阿克羅爾坐在自己的房間書桌前,面容嚴肅的瀏覽精神終端中的論壇,然后展開本年度第二次大規模凈網活動。

    “這些人住在網上的吧,怎么天天這么多精力!”

    黑發少年無情刪除壇內所有的垃圾貼,廣告貼與水貼,并依次對眾多發言不規范的學員進行為長短不一的封禁處理,引得論壇中眾多學員風聲鶴唳,瑟瑟發抖。

    “日行一善。”

    做完這些事后,神清氣爽的凜拍了拍手,退出了魔網。

    作為帝國人造妖精計劃而制造出來的第七代神機,凜與自己姐姐都有著類似妖精一般的靈能之軀,這讓他們無需像是普通人類那樣,使用類似寶石一般的精神終端才能登陸魔網——實際上,他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巨型的精神終端,只需要意念一動,就能輕易的在任何環境下連接上魔網。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和3號小姐與螢一起,成為管理魔網的超級管理員之一,為越來越多的精神終端用戶提供一個安靜清潔的上網環境——官方說辭,就當真的聽,實際上黑發少年只是有點強迫癥,他看不得任何不規范的發帖格式。

    從書桌旁站起身,凜稍微整理了一下昨晚看書的筆記和書籍,他將‘帝國論’‘信仰之城’‘當代魔法符文進階·以太篇’這些還沒看完的書放到一旁,將筆記逐一放好,然后將‘如何取悅你的領導·晉升之道’,‘飼養巨龍的三十三個要點’‘社會運動’這些已經看完的書放進書柜中,整齊的排列好。

    能夠看見,書柜的側面有兩張圖,一張圖是凜這個月的日程表,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要點與紅圈,而另外一張圖則是一張魔法照片,拍攝的是一位黑發男人帶著黑發少年,在暴風雪中騎著黑龍兜風的樣子。

    整理完畢之后,一絲不茍的凜關上臺燈,整理好衣領,準備出門,進行新一天的工作。

    前段時間,主人從沉睡中蘇醒,回到領地后可真是好好鬧騰了一陣子,因為領主大人的平安無事以及成功進階,世界各地都來了不少老朋友前來慶賀,教皇冕下帶著自己的養子洛蘭達親自前來,前段日子一直都在深淵磨礪劍術的布蘭登也帶著一家子拜訪,更別說那群傳奇強者了——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北地人民都籠罩在復蘇傳奇強者的威壓之下,當地來不及跑掉的魔獸基本都直接被馴化了,看見人不僅不敢咬,甚至會趴下身子搖尾巴,擺出可憐巴巴的樣子。

    那段日子也真是夠忙的,凜回想起那一個月,不禁抿著嘴,搖了搖頭,如果不是主人給了他們來自妖精鄉,妖精們的修行資料,令自己和姐姐能夠觸類旁通,實力更進一步,說不定還真的要忙的頭暈腦脹。

    不過現在就好多了——主人和諸位傳奇強者的交流已經結束,進階的熱潮也漸漸開始冷卻,一切都在恢復原軌。

    而就在黑發少年走出自己房門的時候,他路過一座雕像。

    雕像的容貌,和少年本身一模一樣,甚至可以說,尋常人完全無法分辨出靜止的兩者間的區別。凜停下腳步,上下打量著這個雕像,然后不禁露出一絲笑意。

    這個雕像,是以前主人練習造物的時候,為領主府的每一個人制造的,以原子尺度進行塑造,完美還原眾人的容貌與表情,精細程度堪稱匪夷所思,在第一次看見的時候,凜自己都有種正在看自己的錯覺。

    雕像的凜穿著管家服,并沒有什么特點,只是平平常常的坐在椅子上,手中拿著一本書,安靜的看著,表情似乎正在思考,仿佛有所領悟。

    很精細,但并沒有什么非常特殊,值得記住的特征,不像是姐姐和3號小姐那樣,美麗而醒目,也不像是黑的巨龍形態那般威嚴,這個雕像一眼看去,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看著書的少年罷了。

    這是當然的事情。

    凜知道,自己并不是一個什么有特點的人。

    自己只會一絲不茍的工作,服從命令,指令,完成主人囑咐的任務,不會有其他多余的想法,也不會有什么抱怨。

    該做的事情一絲不茍,對于囑咐銘記在心,細心照顧因為鍛造之初就被放棄,所以有些脫線的姐姐,在主人不在的時候飼養某條黑龍,帶著她和小光去散步,如果有必要,有時候還要協助3號小姐處理一些技術方面的難題,順便用精湛的妖精卡牌技術確認家中的領導地位……并不顯眼,隱藏在幕后,似乎只是個普通人。

    但自己并不普通,并不是一個平平無奇,隨處可見的管家角色。

    黑發少年知曉,并堅信這一點。

    他是完美的神機,最好的武器,侍從以及管家。

    這就是他獨一無二的身份。

    如此想到,他便打開房門,穿過走廊,走出領主府,朝著不遠處的商會總部前進。

    一路上,依稀還能看見不久之前慶典狂歡留下的痕跡,街頭的廣播和液晶顯示屏正播放著悠揚的早間音樂,隱約能聽見不遠處商業區開業的聲音,周圍民居中,能看見不少居民正打開門,清掃積雪和屋檐下的冰柱,能夠看見,民居主人的種族多種多樣,從矮人到精靈,從半身人到侏儒應有盡有,甚至還能看見準備前往商貿區購買食材的人類大媽與鄰居家的魚人寒暄,發出了天知道誰聽得懂的聲音。

    一棟民居打開了大門,一位有著白金色頭發的男人提著雪鏟,準備清掃一下外界的積雪,他不經意的抬起頭,然后看見了已經走過這條街道的黑發少年。

    “咦,那不是凜管家嗎。”

    男人微微一愣,然后搖頭感慨道:“一大早就出門工作,可真是認真負責啊。”

    “哥哥,你在干什么?”

    屋內,傳來一位有些慵懶的女性聲音:“快點鏟完雪,過來吃早飯,今天我們還要去皇家法師協會的人事部報道呢。”

    “是,阿米拉,我知道了。”笑著回應著自己妹妹的話,伊萬·馬克洛夫便擼起袖子,開始彎腰鏟雪。

    其實,以他凜冬堡學院首席畢業生,黃金階的力量,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操控魔力,將自己屋子甚至連帶整個街區的積雪全部都清掃干凈——但偶爾體力勞動一下也不壞,更何況市區中有規定,不能使用任何相當并超過白銀初階的力量,違禁者會被扔進魔能工廠,充當一段時間的人肉魔力引擎。

    喜歡瞎使用超凡力量?那就用個痛快,為大眾做貢獻吧。

    雖然聽上去,似乎只是為了照顧尋常居民安全的規章制度,但實際上,已經開始逐步進入帝國管理層的伊萬知曉,事情并非這么簡單。

    因為超凡者的數量,正在逐步增多。

    十幾年前,魔潮未至,整個世界的游離能量密度并不大,而超凡者的傳承一般都是以小型學院和師徒傳承的模式傳播,所以超凡者的數量非常稀少,即便是算上了流傳最廣的軍隊修行方法和民間施法者一兩手簡單的巫術,超凡者的數量也非常稀少。

    但如今,魔潮降臨,最近更是有一所所大型超凡學院在世界各地開啟,現在的超凡者數量,正在以一種明顯的速度變多。

    就以伊萬本身的角度來看,事情更是明顯——自從他和妹妹阿米拉從凜冬堡學院畢業,從爺爺愛德華那里搬出來,自己買了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之后,每天他都能聽見周圍的住戶家有子嗣或者親戚進入凜冬堡的消息,甚至還有父母自己報名參加了領主府專門對成年人開設的‘進階實踐訓練班’,學會了一兩手魔法或者斗氣手段。

    僅僅是半年的時間,原本百分之一,十分之一的超凡者數量,就迅速膨脹了起來,甚至到了十個人里面,有三四個超凡者的地步。

    雖然說,絕大部分新晉的職業者,都只是那種最粗淺,最低等的超凡者,但即便是如此,他們也能使用魔能器械,能夠激活符文陣列,通過魔導器發揮出不弱的力量……也正是因為如此,隨著超凡者的數量增多,一道道對于超凡者的特殊法令也多了起來。

    鏟完雪后,伊萬回到屋內,將雪鏟朝著門后一放,便走向廚房,準備享用早餐。等到他坐在一位和他同樣有著白金色頭發的少女旁時,伊萬隨口問道:“咱們的龍怎么樣了?”

    “還在睡呢,估計要過個幾天才能醒來。”

    阿米拉為伊萬的面包涂上果醬,有些漫不經心的回答道:“話說回來,哥哥,你說我們真的能去成深淵嗎?”

    “為什么不?”

    伊萬為阿米拉倒了一杯牛奶,聞言,他有些疑惑的搖搖頭:“你還記得前幾天,老師找我們這些弟子時說的話吧?”

    “邁克羅夫世界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刻,過去的我們被囚禁在一個黑暗古老的囚籠中,但是現在,我們要掙脫這腐朽遍布鐵銹的枷鎖,離開這個囚籠——很明顯,老師他們這次的冒險,明顯有了什么大發現,資源正在朝老師口中的‘新世界’偏移。”

    說到這里時,伊萬吃了一口涂滿果醬的面包,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我知道,你肯定在想,既然資源開始偏向新世界,那為什么我們要去深淵?很簡單,我的妹妹,因為攘外必安內……邁克羅夫世界臨近深淵,所以在朝著新世界前進之前,我們必須先把旁邊的威脅解決掉。”

    說著,他吞下口中的食物,他看向自己的妹妹,微笑著道:“對外探索部的那群人喜歡冒險,我們這些不喜歡走動的人所需要做的,就是讓他們在冒險的時候,家鄉更加安定。更何況,就算沒有這個理由,我們不也一樣要找機會前往深淵嗎?”

    這是當然的事情,立誓一生都要討伐五色龍的兄妹二人相視一笑,然后低下頭,安靜的食用早餐。

    五色龍在哪,他們就在哪。

    他們當然要前往深淵。

    “我們當然要前往深淵!”

    龍人少女莉莎在自己的家中大聲宣布著自己剛剛確定的計劃:“也是時候送辛迪加先生回老家看看啦!”

    最近這段時間,龍人少女說的話愈發干脆直接,一點委婉都沒有,也不知道究竟是和誰學的。

    “滋滋。”(支持)

    大廳中,桌上的一個銀色鬧鐘響鈴兩聲,發出了支持的聲音,初號的分身盡職盡責的轉動秒表,繼續道:“滋滋滋滋?”(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而另一側,一位坐在沙發上看報紙,長相和莉莎有些相似,但身材稍微高大一點,男性化一點的龍人眨了眨眼,下意識的吐槽道:“什么叫做送我回老家啊?”

    “咦,辛迪加先生你不想回去嗎?”

    宣布這一消息的龍人少女原本以為炎魔會十分高興,但卻沒想到對方居然是這個態度,頓時便有些失望的低下頭,看不清表情。

    “不是,莉莎啊,你瞧,我現在已經不是炎魔了!”看見莉莎有些難過的樣子,辛迪加立刻便緊張了起來,他連忙放下報紙,起身走到莉莎的旁邊,握住對方的手想要解釋道:“我的生命形態改變之后,已經不再是惡魔了,更何況深淵……咦,你沒哭啊?!”

    “當然沒。”順勢抓住了辛迪加的手,莉莎抬起頭,臉上陽光燦爛,哪有半點失望的樣子,她聳了聳肩,然后踮起腳,輕聲在炎魔的耳旁說道:“我只是想去看看你以前生活的地方罷了……怎么,不愿意嗎?”

    “也……不能……說……”

    辛迪加的確很想說‘不愿意’,畢竟深淵的確不是什么好地方,而自己在深淵中的生活說實話也只是普通的打打殺殺吃吃喝喝,并沒有任何有趣的地方,邁克羅夫世界的生活這么愜意舒適,人說話又好聽,他超喜歡在這里,根本不想回去的。

    但最后,他還是妥協了:“好吧,假如莉莎你真的想去……我們就去吧,我這點經驗估計還有點用處。”

    “辛迪加先生最好了!”

    與之同時,莉莎等人隔壁。

    同樣是南城區居民區的一棟小屋內,氣氛卻和歡樂的隔壁完全相反。

    冬日的寒風吹打著傳回,凝霜在玻璃的內側逐漸蔓延,爐火旁,大廳的沙發上,一位灰發的小女孩咬著下嘴唇,呆呆的注視著眼前兩盆形態不一的兩盆小花。

    一盆花如同蒲公英,有著毛茸茸的花體,但卻呈金黃色,絨毛也很難脫離,這種名為‘晨曦蒲公英’的植物是一種特殊的火系魔藥,其根系有著很好的滋補身體,加強體質的效果,但最重要的是手感很好,摸起來很舒服,很暖和,很適合冬天把玩。

    而另外一盆花卻顯得神奇的多,它有著七瓣仿佛冰晶一般的半透明幾何狀花瓣,每種花瓣都有著不同的魔力光輝環繞,光輝輪轉,大氣中游離的六大元素與以太便都逐漸凝聚在其周圍,令屋內的魔力濃度愈發濃厚。

    布蘭妮看著這兩盆普瑞斯特送來的花,心中有些憂慮。

    “哥哥已經挺久沒笑過了……”

    自從普瑞斯特從遙遠的星河彼方歸來,布蘭妮就很少看見自己哥哥真心笑出來的樣子了。

    兩盆花,晨曦蒲公英是哥哥原本打算送給自己的禮物,他藏在屋頂的閣樓上,以為自己沒有發現,結果那么長時間不回來,只能由她自己去澆水……布蘭妮本來以為自己會對這個不守信用的哥哥生氣,但到最后,看見普瑞斯特疲憊的模樣時,布蘭妮發現自己其實什么責備的話都說不出,只能抱住自己唯一親人的腰,感謝七神讓他安全回家。

    另外一盆花,叫做‘七色七彩’,聽哥哥的話,居然是精靈一族的傳奇強者自然導師贈予的禮物,難得一見的高等魔藥,其花香能能有效提升德魯伊一道感知自然力量的的速度。

    但即便是收到了這么珍貴的禮物,甚至得到了領主大人的公開嘉獎,但哥哥還是沒有笑,顯得憂心重重。

    “你看上去很難過。”

    布蘭妮那個時候很直接的就問了:“哥哥,為什么呢?”

    “因為你哥哥我太弱了。”

    普瑞斯特也是很直接了當的回答,他嘆了口氣道:“一切憤怒和悲傷都源于自己的無力,布蘭妮你可要好好修行,免得未來像你哥哥這樣,姿態變得這么難看。”

    哥哥明明已經做得很好了。灰發女孩如此想到。但肯定還不夠,至少哥哥覺得不夠。

    貪心一點不是壞事,有**才有動力,就好比自己,倘若學校不發小紅花,不獎勵糖果,誰會那么努力的去看書嘛。

    但是有些時候,遇到不會的問題,可以問老師呀。

    就連小學生都知道怎么做!

    “假如有什么問題哥哥你沒辦法解決的話,那么為什么不問問領主大人呢?”

    這是不久之前,小布蘭妮對普瑞斯特說的話:“領主大人畢竟是你的老師……領主大人那么強大,哥哥你解決不了的問題,領主大人肯定能解決,至少,能告訴你解決的辦法吧。”

    然后,哥哥真的去找領主大人了。

    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唉,哥哥天天那么傷心,害的我連飯都吃不香。”

    想到此處,布蘭妮擼了擼晨曦蒲公英,心情才舒服了一點:“假如這次還沒解決的話……那我就把蒲公英借給他擼一擼吧。”

    但就在布蘭妮正有些不舍的思考,把蒲公英借給普瑞斯特幾天比較好時,她突然聽見了門外傳來熟悉的腳步聲,還有自己哥哥和什么人交談的聲音——而且!雖然語氣聽起來很平靜,但布蘭妮能聽得出來,自己哥哥已經不再像是之前那樣散發負能量了!

    “……這里就是我家……你的父親他們還有**,如今正在遠南那邊治療,下次有機會,我帶你去見他們……”

    “普瑞斯特!這里的建筑都好高啊——好神奇!好漂亮!你原來就住在這種地方嗎?”

    還能聽見一個陌生的女孩子的聲音。

    “布蘭妮,我回來了!”

    咔嚓,門打開的聲音傳來。

    灰發的青年,牽著一位綠發金眸,顯得十分好奇熱情的精靈走進了屋子。

    不過,能夠隱約看得出來,這個精靈的身體有一些殘缺,握住普瑞斯特的手更是呈半透明,她的背后有一道巨大的,虛無的傷口,而且身體也非常虛幻,在狂風肆虐的外界甚至顯得有些飄忽,和幻影一般,直到在進入屋內的時候才鮮活了一點。

    毫無疑問,這是一位亡靈,有著自我意志的亡靈。

    而這位亡靈看見了一路小跑過來,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的灰發小女孩,她頓時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然后蹲下身子,非常認真的打了個招呼:“你好,你就是普瑞斯特的妹妹布蘭妮吧?我叫做蘇爾!”

    “不用害怕,雖然我已經死了,但我可不會害人哦。”

    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世界。

    戰爭,毀滅,天災,混沌……死亡如影隨形,仿若附骨之疽。

    這也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世界。

    因為只要足夠強大。

    就連死亡也能跨越。

    (本章完)pp

(四庫書小說網 www.77969927.com)

深圳风采走势